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嗯…我和伽罗之间的事?

(想看前面更的文的太太戳我哦!(ღˇ◡ˇღ))
高三了要,纯粹赶进度╮(╯_╰)╭


  “药研,小心!”我强撑着用自己的胁差把自己支撑起来,不想看见敌方的弓箭直射药研。
  “嗖——”
   那支箭直插入药研的手臂上。
   “啊……疼…”他握住自己的手臂,颤抖着起身。我拐着胁差一瘸一拐的走向他,掏出御守:“药研,你怎么样了…这个给你!”
   他依然笑着对着我,只是是那种痛入心肠的:“我…我不要…大将安全要紧…”边说着边狠狠的把那只利箭从手臂里抽出来,几滴飞溅的鲜血落在我脸上。
    “药研!你怎么…”我忙着上前护着他的手臂,“这样硬拔很疼的!”
     药研为了掩护我才受了这些伤。
     眼眶一热。一时语塞。
     “药研!”一期在处理好那些敌人之后,见到弟弟受了重伤,眉眼里全是焦急,顾不上己的伤硬是来这里。“危险!一期!”三日月大喊道。
    是大太和薙刀类的敌军。
   一期一下被甩的老远,我则是怔怔的看着狞笑般大太像我和药研走来。
   我看了一眼昏过去的药研,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把御守放在药研手心里,拔出胁差,直勾勾的盯着大太。
    药研已经已经为了我受了重伤,这次就轮到我保护他。我知道自己的实力,也只有豁出老命。
   ……
   过了几分钟,我被击中肩膀,被一下被大太的冲击力摔到树上。
    好痛…咳咳咳咳…吐在手上红红的…五脏六腑像撕裂了一般…
    我滑到地上,感觉像是…疼的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了…视线越来越模糊…
      隐隐约约听见了伽罗和鹤丸的声音。我心想:“伽罗…救我…”很想发出声音,也张不开嘴。
     痛真是个好东西,使人中了魔法一样。
      “药研,醒醒!!一期!”
    是鹤丸。紧接着三日月发颤的声音:“主人呢?”“刚刚我们三个收拾完大太和薙刀,主人就已经不知去向…”鹤丸语气十分焦急,“伽罗…”
    “我去把她找回来。”那个冷冰冰的声音了说。三日月叹了口气:“就在这附近,估计也受了伤。”
    “嗯,你们在这里照看他两。”
    随后是脚步的声音。我觉得这声音离我越来越近。
   可我疼的动不了,只好不停的流眼泪。
   伽罗,快…我好痛,带我离开这…
   接下来感觉脚步停顿了几秒,然后整个人被拦腰抱了起来。一只手轻轻的抹去我脸上的泪珠,嘴里发出沉重的叹息。
   随后是被那人抱着离开了原地。听到熟悉的呼吸声,我的心放了下来。
    是他。我可以安心休息一下了。
     我感觉我露出了安心的微笑,就这么靠着他睡着了。


满天的星星,又是星空。
我努力睁开眼,却不料看见的是我房间的天花板。
又做梦了。
   “好点了吗,主人?”三日月悠悠的声音响起。我定眼一看,见到黄头巾的老年人休闲的坐在我床边喝着茶,笑眯眯的看着我。
   “三,三日月?你怎么来了……”我向后一缩。他放下茶杯,把我的头摁回枕头上盖好被子:“先不要乱动哦,伤口撕裂了就不好了哈哈。”。


   “我晕了多久?”我虽不方便起身,但还是可以说话了。
    “啊呀,三天了呢。您这一晕,把很多人都吓坏了呢…药研先生听说你是为了保护他,拼死也要救你…哈哈哈哈,最可爱不过太鼓钟和今剑先生了,急的不行,茶饭不思呢!”
    原来大家…都很关心我…
    我忍不住把头撇过去,眼睛里有了泪花。
    三日月很温柔的笑道:“不过,最急的还是大俱利先生。”
    什…什么?
    我一脸惊愕又扭回头。
   三日月见怪不不怪的抿了一口水:“主人不知,大俱利先生在把主人送回来时候,除了吩咐药研配好药,其余的一律自己一个人照顾您。包括,包扎。”
    我看向自己裹满绷带的肩膀,一时说不出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我才轻轻道:“我喝的水,也是他喂我的?”
    “都是他。见您一时半会醒不过来,表面上无动于衷的样子,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内心是十万火急的,于是所有人干找药之类的活…干不了的,帮着他送送水什么的…他好意婉拒了那些想替他想照顾你的刀,从头到尾,几乎是他一个人忙活。”
    我仍然没有说话,拼命的吸鼻子。
   三日月继续说道:“后来,因为战斗本来就负了伤的大俱利先生,根本顾不上修复自己,日日夜夜陪在您身边没合过眼,已经极度疲乏了,迫不得已才找我。主人,其实,你一直对他的冷漠很不满对吗?”
   我闭上眼。满脑子都是这个家伙。
   冷冷冰冰的家伙,居然…是对我最好的那个。
   我是不是…误会他了?
    三日月像把什么都看穿了一样,笑道:“大俱利先生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但,骨子里其实不是真的冷漠,反而很善良呢!喜欢谦让,把好东西都留给需要的刀;喜欢帮忙,每个人都可以找他。不管是战斗还是辅佐您,都是作为不错的一把刀的存在。还很体贴入微,作为近侍,是很优秀的!“
    “我知道。是我错怪他了…我以为,他对我那么冷漠,是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我泣不成声。
   三日月带着招牌的笑摸摸我的头,用纸巾擦干我的眼泪:“误会…总是有的嘛哈哈哈…况且大俱利先生那样确实很容易和别人误会。但是,从今天开始,真正走进他,好吗?”
    好。我在心里默许了。
   这个冷面大魔王,为了我,牺牲一切都可能的臭不要脸的家伙…我还有什么权利继续误会他…
   “那个…主公!”清光敲了敲房门,“吃药了!”
  三日月起身把门打开,笑着回头:“好好吃药吧,我走了,让加州先生喂你啦!”
   “等等!”我叫住他,“为什么他不吃团子补充一下体力!”
   三日月邪魅的笑道:“他说你抠门绝不会让他吃,大不了躺两天。”
    大俱利伽罗!你等着,我,我怎么抠门了!
    一旁的清光扭过头一直憋着笑。


   过了一天,体力全部康复了呢!
   又要干时政的文件…好想和今剑他们出去浪啊…他们今天的去划船嘤嘤嘤…本丸里安静的不像样。
   我撇撇嘴,这还是那个鸡飞狗跳的本丸吗?抛弃主公我一个人…
   其实伽罗也没有去,估计…还没有修复好吧。
   毕竟累了那么多天了。
   本丸里,就我们两个。我点了点笔尖,今一个字也写不进去…老往窗外望。
   是希望他来?
   我正准备重新拿起笔,门口那个熟悉冷不丁的声音又来了。
    “你有那么厉害吗?身体就恢复了?不去休息又在忙工作?!”
   我一惊,连忙起身。看到某人一脸冷酷的站在门口,原本很俊美的脸庞瘦了很多,漂亮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这…这是那个挺好看的冷面的魔王吗?先前那股拽劲儿都去哪了?
   我眼泪如无边无际的洪水一样冒了出来。飞快地扑倒他身上,抚摸他的脸哭道:“大俱利伽罗!你…你干嘛为了我把自己搞那么累?碎了怎么办?没有你我怎么活!你考虑我的感受没有,啊?你个臭不要脸,你知不知道我对你不满吗?你是不是蠢…”然后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叹了口气,用力托着我的头往肩上按,轻轻拍着我的背,脸靠着我的头发说道:“是的,我蠢…我没想到,你会那么伤心…对,对不起…”
   “呜呜呜…你千万不要再把自己弄得那么累了,为你这个臭鱼心疼对的起我自己吗…”我趴在他肩上像个无助的孩子哭着。
    “你,你放心,我不会了…只是”他扭过头,“希望你原谅我伤害你的做法。”
   “哇——我不原谅良心过的去吗?”
     “呼,原谅我就好…”
    趴在他肩上哭了好一会,我忽然一巴掌拍到他肩上:“混蛋!”
    他一脸疑惑:“我又怎么了?”
   “谁叫你给我包扎的!你你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我气急败坏看着他。伽罗腾地转过头,又恢复原来冷冷的腔调:“那里那么平,有什么好看的?”
     “臭不要脸!”我的巴掌如雨点般落下,“你…啊你放开我…!”
     他把头埋到我的脖颈里,轻轻说道:“谁叫你是女主人…我可是没办法…我好累,让我靠一会…”
    “女主人就可以随便看吗?”我质问。
   他把我往床上一丢,自己也跟着上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搂在怀里,像个小孩子靠着我:“闭嘴,我好累,又想睡觉了…”顿了顿又道,“你也睡觉,陪我。啰啰嗦嗦烦死了!”
   呸…臭不要脸……
   不过我还是开心的笑了。
   小孩子气的睡姿…总而言之还是寄托着对主人的依赖…我还以为他不会这么干呢!
   真是个臭鱼…


(完结撒花)
作者:“嗯…结尾真是乙女…不过他们也是单纯的主人与刀剑男士的关系…so,(悄咪咪)不要想多了!
    因为高三原因可能最近一年不会怎么写东西…(万分抱歉)非常感谢支持我喜欢我的文的太太,让我写下去,在这里致敬!
    嗯,大俱利伽罗确实是个很好的刀…很遗憾马上他的国服极化就出了我却不能玩游戏,所以羡慕你们呐…希望他在电脑那个本丸等等我,明年,我一定回来…娶你(极化)…
    所有有欧皇目标的同事们一定要加油!(ง •̀_•́)ง
   祝
      看到这篇文章的太太拥有自己想要的刀!

嗯…我和伽罗之间的事?

(今天继续我的碎碎念)
[请大家多多关照!
(ฅ>ω<*ฅ)
Ⅳ    

    我帮太鼓钟盖好衣服,蹑手蹑脚的从他身边走过。   
    这孩子为了陪我,累的都睡着了,半张着嘴,小脸鼓鼓的,发出轻微的鼾声。
     我微笑着把衣服往他身上拉了拉。    今天手合也累了,又来陪我,嗯…莫名感到一丝感动吧…至少…   
    至少伽罗不会这样做。想到这里,我凝着脸掩上了门,砰砰砰下了楼梯。
       “那,那个…谢谢你伽罗先生…”   
      是五虎退的声音。  
       “那我们先去睡了,晚安!……兼先生!不要在这里睡觉啦!好脏的…啊疼……“是堀川元气的声音,不过听上去被谁打了。    
      紧接着是和泉守慵懒的大声道:“小子,我困的不行了,你还在这里吵我?!看我掐你脸啵…”   
      “总之兼先生不要在这里睡啦…啊疼…”   
       是远征的第三部队回来了。我从墙后面悄悄的伸出脑袋,见到和泉守边打哈欠边掐着堀川的小脸,五虎退站在烛台切旁边不停的搓着手…最好笑的事是…伽罗抱着一堆小老虎,一直小老虎一直在啃他的头发,还有一只用小肉垫揉巴他的脸…我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哈,可以了这个冷面魔王!  
        待他们远征的离开了这里,又听见烛台切唠叨他:“主公是主公,再怎么着也是个女孩子,敏感点,你作为近侍就应该好好和她说话才是…“     
      那人冷着脸摸着小老虎的头,没说话。半晌,才把手中的老虎塞到烛台切手上。  
        “伽罗?”      一阵沉默。烛台切也警觉的看看周围,又问:“怎么了啦…”   
       那家伙一眼就给躲在墙后面的我来个穿心的冷眼,随后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躲在后面偷听很好吗?”     
      我一惊,手腕上的手链啪的飞了出去,掉在伽罗面前。我也只好红着脸出
来,鼓着腮帮瞪着他。     
他也冷冷的瞪着我。    
   呵,索敌真厉害。
    这下烛台切就有点尴尬了,忙忙插在我俩中间:“那个…”
    伽罗看向烛台切:“拜托你了,这些老虎。”
   “那…那我走了?”烛台切一脸尴尬。
    不可以!不可以!我一直用眼神看着烛台切,可…可他还是走掉了…
     完了,这个世界没有爱了…我一脸崩溃。
    伽罗把我的手链捡起来,冷哼一声:“过来。”“啊?干干干嘛…”我惊恐道。
    看见我偷听,吃了我?
    他敢!
     “你过来就是了。”他盯着我,看的我发毛。我没敢过去,谁知道要干嘛!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往他面前一送,我双腿一软跌倒在他半蹲的膝盖上。他轻轻把我扶起来,抓着我的右手,将手链绕在我右手上。
   整个过程我一直闭着眼,不敢感受他的呼吸。
    “好了。”他嫌弃似的丢开我的手。
    手原来是好的啊…
    “真蠢!”伽罗一脸鄙视,“还审神者呢。连隐藏都弄不好。”
     “大俱利伽罗!”我跳起来指着他,“你少来!我蠢,那你是什么?我累死累活你还骂我?”
   他懒得再看我:“我比你聪明。”
    “你个臭不要脸!臭鱼!黑炭…”我搜肠刮肚的把学会骂人的话说出来。
     结果他还是头也不回走道:“闭嘴。”
    “你叫我闭嘴我就闭?呸!”我朝他呸了一声。
    “快跟过来,少来了。”他语气越冷了。回头斜着眼看向我,“不跟上来那你自己回房间,小心本丸的鬼。“
    鬼!我的妈!我…我…我忙着小跑上前拉住他的衣服,小声道:“我,我不要……啊啊啊我要石切丸啊…他就不会这么嫌弃我了…还会祛邪…”一边斜着眼看着他。
    他一把把我抓着他的手掰开:“你找他去,别烦我。”“不不不要…我我一个人…”我低下头。
   “那就安静点跟我走好吗?!”他握住我的手臂,带到旁边,“啰啰嗦嗦烦死了。”
     “什么嘛!!!烛台切唠叨你都不这么说!”
    “……”
     “你别冷着脸不说话,我穿的少别冻着我好不,死基佬!”
    “……”
    

嗯…我和伽罗的日常…(初次发表,多多关照)


     "终于把功课都做完了!"我一脸轻松的伸了个懒腰,缓缓的从座椅上起身,轻轻敲打着微微泛酸的膝盖。
     对了,今剑他们说我昨天带回去的蛋糕很好吃,今天就当放个轻轻去跑一趟蛋糕店吧!想到这里,我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今剑这群…真是些贪吃的小家伙呢!

“欢迎光临呦!”店主老婆婆笑容可掬的转过身,“呀,又是你呀,姑娘。昨天的好吃吗?”“好吃,弟弟很喜欢呢,阿婆手艺太好了。”我笑着回答道,四周看了看。   
       好干净的店铺。
        “真的吗?”婆婆两眼放光,突然加快脚步,从隔壁小房间推出一个小车,也是亮闪闪的站回我面前。
      我有些诧异:“阿婆,你这是…”“就知道你喜欢,我特地做了一大堆呢!”婆婆华丽的的转了一个圈,“都卖给你!”
       我神情复杂看着这个小车…也好,这样他们都有吃了,只不过,我的钱包…
       莫名心痛。时政又没发工资…
       我只好掏出钱递给她:“谢谢阿婆劳心了,那我都要了。”因为怕他们等的急,我马上推着车就要抬脚,不料,又被拉回去。
      唉… “
      别急嘛姑娘,”阿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蛋糕,“这个送你。”“阿婆?”我接过蛋糕,心里更加疑惑了。
      居然是奶油堆成的猪…粉粉的…
       阿婆你故意的吗?(一脸黑线)只见阿婆又道:“猪是个可爱的动物,自己舍不得吃的话就送给别人吧!也可以带来好运哦!”
      送…送去?我能送给谁呢?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背影。
      “主公大人回来啦!”一抹白色的小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吓得我到退两步。定眼一看,是今剑这孩子。
      我松了口气,把小天使的头搂住使劲揉巴,“以后不准学鹤丸吓人了。”“啊,知道了!”他顽皮的朝我眨巴眨巴眼睛,晃了晃脑袋“欢迎回来哦!”又使劲眨巴眨巴往后看,吃惊的叫到,“啊,蛋糕,蛋糕!”
      接着马上一把松开我,弄得我差点…摔下去…
       真是…如同见到义经公…
       “啊,蛋糕在哪里?”接着乱元气满满的声音响起,身后,一短刀像潮水一样涌来。 “嗯!好吃!”“我还想吃…”“包丁,不准抢我的…啊,你别推我!”…
      我站一旁欣慰的笑了笑。看着这个本丸这么热闹,感觉非常…幸福呢!毕竟,也补了爸妈常年不在家的缺口了。只是…
      “回来了?”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我停止了笑,木木的转头,见大俱利伽罗抱着一摞子衣服仍然冷着脸,用发毛的眼神盯着我。我扭过头低低的答道:“嗯…”
      “回来了就洗澡去,这么晚了。”他哼了一下,“我去晾衣服,别管我。”“嗯…”
      这几天他都是这样…不,一天比一天冷。想到这里,我愤愤的抬头与他对视质问道:“这几天就是这么和我讲话的吗?”
     他却一脸不屑移开视线,大长腿往外一跨,“那又怎么样。”
      “你…”我气的连连跺脚。眼眶里忽然想咬了一口一样疼。
     大俱利伽罗,你个…混蛋!我,我…


    浴室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袅袅蒸汽正不断上升。一颗小泡泡在我眼睛旁飞啊飞,又“啪”的在我脸上炸开。
    我收回了思绪,连忙拨了一下水,都凉了。
   唉…
   都是伽罗这个家伙。
   刚开始选近侍的时候,我看中了他作战时冷静的分析的头脑,和大无畏的战斗力可以使敌方处于下风…可是,这家伙,除了打仗和工作,干什么都是个冷淡的态度。种地,冷着脸;吃饭,冷着脸死活不肯和我们一块吃,;就连看马,马都见他就躲…硬是那种三伏天都可以降成霜冻天那种人。
    就是个…是个铁石心肠般的人!尤其,对我…想到这里,我不停的拨动着水。
   不想身后那个冷不丁的声音又响起:“你没拿衣服,我帮你准备好了。”
   我惊得连忙护住前胸,他怎么来了!
   真,真是个,不要脸的混蛋!我强忍答道:“嗯…谢谢…”
   刚才还觉得凉的水一下子就烧开似的滚烫起来。
    伽罗却仍然没走:“你这是要把自己泡发吗?快点出来,时政那里有文件。”
   “嗯…”我偷偷斜过眼,见那个炭黑的高冷魔王依然抱着手站在那里,目不斜视。
   混蛋!
   结果他更冷的声音传来:“你不会答话吗?”
  这个家伙!我再也忍不了了,气急败坏的问道:“你和主人这样讲话,还看别人洗澡,要点脸可以吗?”说着泪水就啪塔啪塔滴到水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还是不为所动,冷哼一声:“哦,那我走好了。”接着三除两下离开了原地。
    然后又回头道:“马上出来,自己回房间。”
     混蛋,冰块脸,黑人…不要脸…我一边起身一边拭去眼角的泪珠咒骂着。
   估计这辈子都没法让他好好对我了…
    一抬头,星辰漫天。


    “噗!”
    “啊啊啊啊,谁吐口水?”我闭着眼狠狠的擦着脸,等着眼前那个人,居然是鹤丸。
     鹤丸倒是一边斜着眼一边憋着笑看着我狼狈的样子,还乐悠悠来了一句:“主公还真是被吓到了呢。放心我没有吐口水啦!”“噗哈哈哈…”坐在我床边的太鼓钟贞宗却一直捂着肚子大笑不止,“哈哈哈主公…真是让人…发笑…哈哈哈”
      “贞!”我气急败坏的扯住他的耳朵拽道,“你你你不准笑!”
      “哎呦放手啦主公!痛痛痛…光酱!光酱!”这熊孩子呲牙咧嘴的双手不停的摆动,一旁的烛台切一脸无奈的摊开手,好半天才咧着嘴劝道:“那个…贞…主公别太用力了…”
     “啊啊啊啊啊!光酱你不劝她停下来?!你你你们…”他忽然委屈巴巴的看着我们俩,“我,我…我的耳朵掉下来了怎么办啊!”鹤丸叹了口气,笑着掰开我的手:“这样小贞要进手入室喽…”
     我松开了手,却是一巴掌打到鹤丸的胸脯上,狠狠的骂道:“还有你!你们三个一起…”喉咙里像突然梗进去什么东西,眼泪水又像刹不住车一样,又涌了上来。
    你们三个,鹤丸,贞,还有…那个冷面魔王…这几天一直,一直…
    想不下去了。我觉得如果再想我就要哭出来了吧…
    他们也都不闹了,安安静静的看着我渐渐变红的眼眶。很久之后,光酱才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膀,柔声问道:“主公…怎么了…是不是伽罗酱又惹你生气了啊。”
    我在也忍不住了,趴在他的肩上大哭了起来。烛台切一边拍着我一边劝道:“好啦好啦…不哭了呦…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光…光酱…谢谢你…”我抽泣不止。一旁的太鼓钟也凑上来靠着我的脑袋拍着我的脑瓜“主公,来…张嘴…”“吃…吃什么?”我连忙起身,见满脸小阳光的太鼓钟端起一直小猪头:“吃,来。”
    这不是我的蛋糕吗?!被这家伙发现也就算了,还给我…吃猪头…我嘴一歪,眼泪又一滴一滴滴下来…慌着他一口把猪头塞到我嘴巴里…一边还鼓着腮帮吹气,“主公快吃呀,呼…呼…把眼眼泪吹掉…”
   烛台切神色凝重的起身,拉起鹤丸:“走,你帮我先去准备食材,我去找伽罗酱。”鹤丸晃了晃脑袋:“找他问话呐?”“嗯,他对主人太过了。”
    我忙着摆摆手:“不要…啊不要…”接着又被太鼓钟塞了一口进去,一下子噎着说不出话。光酱倒是一脸怜爱看着我:“主公放心。我不可能看着你这么受委屈。”
    “就是就是!”太鼓钟跳起来将他们俩推出门外,“光酱你们快去吧,我来陪主人工作哦!”

(持续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