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专业路过  @搞事情的萤华·守星者迷妹·目标,贞宗和长船!
噗噗噗噗噗噗噗…
(过往的人看了不要打我,纯粹娱乐,我已经在跪方便面了)
啊老太爷委屈你了。

“丫头,你是不是觉得我好看啊。”
“是是是,髭切大少爷最好看了!我还要写历史,走了哈。”
“站住!看在你觉得我好看的份上,我来帮你写!”
“……”

丫头 完结篇Ⅱ

♚高三补课很忙,抱歉推迟更新了。

  你一边望着窗外,一边转着笔无所事事的写着公文。
  你心里一直盼望着髭切出现在窗口。
  他两天都没有回本丸了。
   膝丸和你一样着急,但是为了不让你担心,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
   本丸没有髭切的存在,依然运行着。
   你感觉到失落。
   这时你的手机响了。你面无表情的接通了:“喂,你好。”
   “请问是木易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一个好听的女声。
   “是的,有什么事吗?”
   估计又是推销什么护肤品或者养生的东西吧…
   “这里是H市公安局,能占用您几分钟时间吗?”
   公安局…现世的公安局!你的笔“啪嗒”的摔在了地上。
   “请问您听得见吗?”
   你急忙的握着手机往前坐直了身子:“听得见听得见,请继续!”
   “是这样的,前天源先生因为在街上打人,现已经被我们公安局拘留…他说认识小姐您。所以我们根据他的委托来告诉您一声。”
  你呆若木鸡。
  髭切…你喃喃自语道。
  “您还好吗?”
  你憋着哭腔回答道:“我我我…很好,谢谢你们…”你抬头看了下窗外,“那个,我能和他说话吗现在?”
   “可以的,我现在就帮您联系。请不要挂机。”
   仿佛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你的内心被扎伤了一般难受。
   终于,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的声音响起了。
   “哈——丫头,有没有想我啊?”
    还是那样的玩世不恭似的声音,只不过听起来有些沙哑。
  你还是哭出了声,疯狂的咆哮道:“你个大傻猪!你答应过我不会出事的!”
   髭切在那头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我不知道现世的警察这么厉害。”
   “你乱打人是要被抓起来的,这一点你都不懂吗?!”
   髭切冷冷的答道:“我还没有带刀来,不然准砍了他。”
   “你…”你哽咽的说不出口。
   “不管了,你去工作吧。你过的好就行,不用管我。”
  你抹了一把泪水,大喊:“你事到如今还要瞒着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我的事情?!”
  电话那头的人愣住了。
  “弟弟把什么都告诉你了啊。”过了一会他才平静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自己说…”你哭的稀里哗啦。
   “我…我…我以为你挺讨厌我来着。”
   “笨蛋啊你!你,你知道我以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去拿回前男友的东西吗!因为那东西是我准备送给我最爱的人的…现在,现在,他不是了…”
   “你…是要送给我?”
   “不然我给谁啊!髭切,你个蠢的不可一世的混蛋!你滚到警察局了,就别回来了!”
  你抽抽鼻子,拿起纸巾擦了下来眼睛。
  心里的这个混蛋…为了自己打人进了警察局…
  咋一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是及其爱护自己的那个人,不允许自己受点伤害…
   你觉得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他的喜欢呢?
   髭切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温柔的说道:“有你这句话,我打人也就没白打了。我最见不得别人故意欺负或者弄坏我喜欢的人或者事。丫头,很荣幸你成为我出气的理由了。”
   你吸吸鼻子:“我等你回来。”
   “你不是让我滚到警察局不回来了吗?不回来还好,这里饭菜还挺好吃的,烛台切可不会做这些本丸里没有的菜。还没有出阵啊远征啊内番啊…光坐在这里就可以了。”
   “我是认真的。”
   髭切笑道:“嗯,知道了。不要哭了,长的挺漂亮的女孩子一哭就丑死了。这几天让弟弟好好照顾你,开心点,可以吗?”
   “嗯…”
   “认真点回答我,说好。”
   “好。”
   “那我挂了。”
   “嗯。”
   “对了。”他又说道,“我爱你。”
   你笑了笑:“我也爱你,啰嗦。”
  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你身后的膝丸也跟着笑了。

  易木是你养的一只粉色小肉垫小奶猫。
   平时除了喜欢和你这个主人亲近的高冷猫猫今天不知道去了哪里。
   膝丸找不到它,只好委屈巴巴的晃着呆毛走进来:“主人,我找不到易木了。”
  你笑着把电脑一关:“我去把它找回来。”
  结果你也找了半天。
  你转悠到大门口时,意外的看见了髭切。
   他轻轻的拍着一个劲往怀里钻的猫猫,笑道“易木,这几天想死我了是吧!你这家伙,认男主人就这么勤快吗?”
    易木“喵喵”了几声。
   你愣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你觉得那不是髭切。
   原本懒懒气息但很精致的眼睛看上去很是疲惫,脸明显消瘦了许多,漂亮光洁的下巴有点小小的胡子渣。
   你的泪水夺眶而出。
   髭切依旧是懒懒的笑着看着你,然后低头摸摸易木的脑袋:“小家伙,你先去玩吧。”
   易木念念不舍的看了髭切一眼,跳下来走到你脚边蹭蹭你,然后跳到一边去了。
   髭切转向你,摊开了手:“到你了,不扑过来吗?傻丫头。”
   你笑着含着泪扑到他怀里,哭开了。

♚完结啦!感谢大家!尤其感谢我的学姐长期的鼓励! @专业路过
♚这可能是我今年最后一次发表文章,此后到高考出成绩之前都不太可能回lofter了。在这里,感谢一直喜欢我作品的太太婶婶们,有大家的支持,我明年回来才可以信心满满的继续创作了!
♚请大家和我一起,为梦想奋斗吧!
♚再次感谢,鞠躬!

丫头 完结Ⅰ

  “哈哈,兄长这个车买的可真好啊…”膝丸握着车把手向前急速的开去,回头一看,见你裹着衣服低着头,始终没有言语一句。
  “主人…你,你别太担心了。”膝丸说道。
  你靠着他的背扭头看着这个城市道路上的霓虹灯,带着哭腔小声问道:“膝丸…髭切他…不会有事吧…”  
   “没事的没事的…他很快就回来啦。”膝丸从前面伸出一只手帮你把衣服裹好,“车速太快了吧,我开慢点。”
    你闭上眼睛,不忍心把眼泪流出来。
    如今才承认他是多么重要。自己是多么喜欢他。如今,在最狼狈的时候,第一个出来抚平自己的伤口的人总是他。
  髭切啊髭切你千万别有事…你摸了摸髭切外套的袖子。
   车这时突然停了下来。你不禁往前扑了一下。
   膝丸停好车,把你从座位上扶下来,温暖笑些指了指一旁的奶茶店:“主人在这里等我哦,我去给你买杯热乎乎的奶茶来。”
   “膝丸…”你惊讶的看着他跑过去的背影。
   心里莫名有点…小感动…你只觉得鼻子酸酸的。
   结果,你看到坐在那里喝奶茶的女生们见到膝丸后全部都炸开锅了一般。
   膝丸简直是红着脸顶住一堆桃花花痴目光去买的。
   “帅哥你也喝奶茶吗?”一个女生问。
   “是,是的…不过帮我的,我的主…不,嫂子买的…”他红着脸一边付钱一边偷偷看着你。
  你笑着朝他挥挥拳头。
   这么快就改口了。
   你也不禁脸红了,扭过脸假装对月亮有兴趣。
   “啊啊啊那是你嫂子啊,长的好漂亮啊!”一个女生羡慕的望着你。
   你把头扭的更偏了。
    “你哥哥估计也很好看吧,能配的起这么好看的嫂子。”
   “是的,我兄长…超级好看的…”膝丸忍不住开启了炫哥模式,开始得意起来,“比我…要好看!”
   这个唯哥哥的痴弟弟!你含着泪笑了起来。
   “帅哥,这杯我请你!”一个甜美的女生给了一杯给了膝丸,“因为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孩子!”
   “不不不…”膝丸摆摆手,脸红的和煮熟的虾米一样,眼神里出现了慌乱。
   “你拿着就是了!”女生笑了起来,把奶茶硬塞到膝丸手里,接着背过身朝他摆摆手,“有缘再见!”
   “你接着吧,人家这么大方!”
   “就是就是!”
  店里面的人都说道。膝丸只好勉强收下。
   你扑哧一声笑起来。
   在哪都惹桃花。

   你们两个坐在广场的花坛上。
   你默默的喝着,一直没有讲话。
   “那个,主人…”膝丸等着自己恢复好了,才开口。
   “嗯,你说。”
   “兄长他喜欢你。”
   你愣了一下,把奶茶放到旁边。
   “兄长,他…他从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您了。”膝丸看着前方,“这一次,也只有他心里明白你为什么突然跑出去…”
   “你想说什么。”你吸了吸鼻子。
   膝丸朝你傻傻的笑道:“我想请你,接受他。你是不是对他有意见啊,怎么老喜欢和他吵架?”
   你用一种空洞的眼神看着他。
  他被吓得汗毛直立:“主人…你的眼神好恐怖…”
   “膝丸。”你低下了头,“知道我为什么要来前男友这里吗?”
   “这…你说。”
    “我从小就喜欢做幸运星,发誓以后要亲手做很多给我…最爱的人。我送给了他,但他背叛了我。如今我要拿回来,送给另一个人,决定永远不拿回来了。”你哽咽了。
   “你是说指…”膝丸有点惊喜的发出嘘声。
   你看着他含着泪笑了:“是的,我要送给髭切这个臭家伙,不拿回来了…因为,我不用拿回来。”
   “主人!你果然没让我失望,你也喜欢兄长!”
   你笑着戳戳膝丸傻笑的脸:“从和他一起出去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他这家伙表面很不要脸,其实…他的本质才是我苦苦追求的类型,很温柔也很…舒心。”
    “是的,是的,兄长就是这样的!我以为你老是和他吵架,以为你讨厌他呢。”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讨厌他…就是喜欢和他吵架。吵着吵着…发现这个人还不错,也就,喜欢他了。”你坦白说道,晃了晃腿。
   膝丸简直兴奋的要欢呼了。
   “只不过…我没办法送给他了…那袋幸运星,全没了。”你眼里蓄满泪水。膝丸渐渐的不笑了。
   但他还是朝你笑道:“没关系的主人!兄长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你是真心爱他就好了!”
   你有些惊讶的抬起头。
   膝丸看着那圆滚滚的月亮:“兄长之前就说过,说要是你愿意和他在一起,他是不会在意你做错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觉得对不起他的事,只要,你依然爱着他就好了呀!他是个不注意细节的人。”
    你看着他的侧脸,泪水刷的流出来了。
   “谢谢你们…照顾我那么多。”你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不用谢我们。”膝丸扶着你下来,依然还是暖暖的笑容,“只要你答应好好爱兄长!”
   你微笑着。
   “嗯。”
    我会好好爱你的,髭切。
    你看着月亮,这样想着。

丫头Ⅳ

    “喔,都睡了吗?”
    等你们回来的时候,本丸的空地上已经没有任何人。 只有忘收走的晒豌豆还摆在正中央,几颗豆子被风哗啦啦的吹走。   
   你不禁打个冷战,现在已经要完全进入秋天了。  
     髭切把你的包递给你,依然懒懒的笑道:“要我送你回房间吗?”   
   你一扭头,正好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惊得你马上低下头:“不,不用了…这,这几天谢谢你。”   
   你恨自己该死的失措,只好红着脸低着头看着地面。
    感觉胸口纠结似的好紧。
    心里还是想着他昨晚搂着自己睡觉的事,但是这样被他搂着,当时感到无比的舒心,完全没有了恐惧感…  
   “嗯,那我走了,早点睡吧。”他转过身。         “那个…”你忽然抬起头拉住他的手。
      髭切回过头。  
    你猛地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   
    心里催促自己赶紧放开他,但行动却没改变。    
    “我,我…你也是。”你拉着他红着脸说道。
     髭切微笑的看着你,没有说话。  
     感觉空气都凝固了。他还是没有反应似的看着你,也没有抽掉你拉着他的手。   
    你感觉心跳的都要窒息了,但还是固执的拉着他。   
   他把整个身体转过来,缓缓地上前。
     然后轻轻吻了你的额头。   
    “嗯,晚安。”他松开你的手,回过身大步离开了。  
   你呆呆的站在原地。  
    只想简单的告个别,没想到居然这样子发展了。
   你梦游似的摸摸自己的额头。
    你感觉到你自己露出了微笑。  
   自己…是不是…喜欢他了啊?  



    “我回来了。”髭切推开门。  
    膝丸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口水流了一大片,在微弱的烛光下闪烁着光芒。
      髭切也是第一次见弟弟这样可爱的睡样,看着他小脸鼓鼓的样子,不禁笑出声。  
   “啊啊?兄长?”他睡眼迷离的抬起头,脸上的红印印格外的明显,显然是趴在这里等他哥很久就困的睡着了。
   髭切脱下外套挂在衣架子上:“看你睡的样子。”
    膝丸红着脸拿出纸巾把桌子上的口水擦干净,用袖子蹭蹭脸:“兄长回来也太晚了。”
   “嗯。很晚。”
   “对了…主人…”膝丸也笑起来,“我早就看出兄长带主人出去是为了好好和她在一块独处吧!”
  髭切拍了一下他的头:“这你都知道了。”
   膝丸委屈巴巴的捂住头:“兄长干嘛拍我。”
   “因为你八卦。”
  “什么啊,我这是很了解兄长的表现!”膝丸起身正急的反驳,就被髭切塞了一颗荔枝进了嘴巴里。
   髭切把那盘水果推开,笑眯眯的看着弟弟。
    “兄,兄长…唔…”膝丸含含糊糊的说道,“你,你是不是…喜欢主人啊…”
   髭切背过身拉上窗帘。
   “是不是嘛!”
    “你小子想干啥。”  
  “我…这是关乎到兄长的人生大事…我只想…”
   “你不就是想做媒婆嘛!”髭切笑眯眯的拍着他弟弟的肩膀,转身走到床边。
  “兄长!”膝丸惊喜的欢呼起来。
   “又不是你喜欢,你得瑟个啥。”
  “兄长喜欢我就高兴!”

二十天过去了。 
  “主公,这个送给你!”乱捧着一个玻璃罐。
  你抬起头,看见了满满的的幸运星。
  你愣住了。
  想到当初自己送给前男友的幸运星。自己当时还说,自己的幸运星是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的…
  你不禁湿了眼眶。
  “主,主公…您怎么啦…”乱有点慌乱的上前。
  “没,没什么的…”你含着泪笑的看着乱,“谢谢你乱!我只是…很激动…很漂亮啊这些。”
  你接过幸运星,双手一直在颤抖。看着乱欢快的离开的背影,你脑子里浮现髭切的身影。
  你轻轻的摸着玻璃罐 。
  要把他们从前男友那里拿回来!你一直在想这句话。
  你把幸运星放在桌子上,飞快地跑出去。
  “主,主公?您去哪啊?”正要进来的膝丸捧着一大堆文件惊讶的看着你离去的背影,紧紧的盯着你手里的时间转换器。
   “时间转换器…主人是要去现世吗?不过…好像她今天没有什么紧急的课题要开啊…”膝丸喃喃自语。
  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膝丸惊恐的转头,被他哥哥的脸吓了一大跳:“兄长!你什么时候在我后面!”
  “先别说那么多。”髭切疲惫的笑了笑,“赶紧的,去现世。”
  “这…主人…你是追主人去吗?”
  “嗯,要出事了。”他扔给膝丸一串车钥匙,“你去开我的摩托车来,我在门口等你。”
   “兄长!”膝丸惊喜的握着车钥匙。他老想开哥哥从现世买的新摩托了。
  “就这一次。快去吧。”髭切推着他弟弟。

   你在前男友公司门口固执的拉着他的袖子。
  “你烦不烦!”前男友厌恶的把袖子用力扯开,“都说了不要来烦我了!”
   你绊了一下,但还是上前说道:“你至少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你的是什么东西?”他冷笑一声。
   “那个,幸运星。”你憋着哭腔。
   “呵呵!”他冷笑的向你摊开手,“真不好意思,我烧掉了。”
   “什么…”你含着泪水呆在那里。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我说我烧掉了,你听不懂吗?“他一把推开你。
  你向后倒去。
  这时一只手紧紧的搂住你,把你圈进他的怀里。
   你抬头看到了髭切的脸,他的眼神里满是怒火。
   前男友有些惊愕的看着髭切。
   “那个…主…不,姐姐!”膝丸从摩托车上下来,把时间转换器塞进口袋。
   髭切松开你,脱下衣服披到你身上,温柔的拭去你脸上的泪水:“丫头,先和膝丸回家。”
   “髭切…”你拉住他准备回过身的手,语气里全是哭腔。
   “听话,回去,这里我来负责。”他笑的转身。
  膝丸上来拉着你。
  你才恋恋不舍的被膝丸拉着离开。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
   “哼,你是谁?”前男友冷着脸。
  髭切不屑的冷笑起来:“哦呀哦呀,这样对前女友真的好吗…真是的,长的一表人才,骨子里原来是个令人作呕的废材。”
   说着扳着手指,狠狠朝前男友脸上给了一拳头。
  “你管我是谁,我只管我的人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街上顿时尖叫一片。
  

丫头Ⅲ

  髭切带着你出去了。
  一路上你还是很开心的,也逐渐从分手的痛苦中走出来。
  “髭切,那像什么?”你边走边拉着他指着一块山石说道。
   “不知道,像你吧。”髭切憋着笑,“特别像只大老鼠。”
   “你滚!”你给了他肩膀一巴掌。
   他笑的握着你的手放下:“女孩子不要老是滚啊滚的,多难听。”
   你白了他一眼:“你管我。”
   “是是是,我不管你。反正你也犯不着嫁出去。”髭切懒洋洋的说道,向着前方看去。
   “你少诅咒我…我…”说道痛楚,你不禁低下头想哭出来,“连男朋友都守不住…也是…”
   他停下来蹲下,像看小孩一样看着你,笑道:“我的意思是,你不用为嫁不出去犯愁了…好喽好喽不哭了啊…”
   你扭过脸去:“什,什么意思…”
   他站起身拉起你的手:“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好了好了,我们去前面的小坡上吹风去吧,热死了。”
    你愣在那里,任凭髭切拉着你向前走去。
   你觉得你刚刚听错了。
   髭切这家伙,是不是说了…嫁不出去找他…的话?还有,就这么拉着自己的手…
   你红着脸扭过头。
   感觉看到他忽然…心跳加速了。

   “给。”髭切给你丢过来一杯咖啡。你伸手接住,心不在焉的打开罐子,眼睛一直盯着他看。
   这家伙,喝个咖啡都可以…很帅…月光色的发色配上他白皙的脸庞,侧脸的英气迎面而来…
   如果他没那么欠揍的话…估计完全是自己喜欢的那种吧…
   他猛地一回头,笑的看着你:“丫头,我可是注意到你一直在看我,是不是啊?”
   你赶紧移开视线,:“才没有,你有什么好看的。”
   “你还骗人,”他特别不要脸的凑上来,“你脸都红完了,和猴子屁股一样。”
   你把他的脸推开:“我在看你后面那个特别漂亮的旅店服务员小姐姐。”
   髭切一回头,看到那个浓妆艳抹的女服务员一脸尴尬的朝你们笑的摆摆手。
   他不屑的靠在你旁边的沙发上,大喝一口:“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一口。”
   “滚!”你推开他,“我上楼了,睡觉吧你。”
  髭切在你身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手里的咖啡都晃出来一大半。

  等你洗个澡出来关上灯了,你才知道世界有多恐怖。
  失去了本丸房间里的小夜灯,感觉和丢了魂一样。
   你感觉毛骨悚然。任何一个影子的晃动,感觉都是…鬼…
  你瞪着眼睛捂着嘴,没让自己吓的哭起来。接着跌跌撞撞的开起门跑了出去,猛地跑向髭切的房间门口。
  你疯狂的敲着门,一边惊恐的往后看,一边捂着嘴。
   “谁啊。”髭切估计还没睡觉,听着声音还是精神的很。
   “是,是我…“你语气里带着哭腔。
   门打开了,月光色毛绒绒的头发露出来。接着髭切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你:“丫头?这么晚了有事吗?”
  你不顾一切的扑上他的肩膀:“我…我怕黑…”
  感觉和这种混蛋说的好像和没穿衣服一样。但你也不管了。
  他愣了一下,拍着你的肩膀:“哦,先进来吧。”
  你们两个简直是抱着进来的。因为你想一直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一直搂着髭切,生怕他会走掉似的。
   髭切见你这样笑道:“喂…还怕黑呢!之前凶我的那股母老虎劲儿去哪了?”
   “闭,闭嘴啦!”你委屈巴巴的说道,眼眶里充满泪水,“我…我没有我房间的小夜灯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髭切松开你用他那慵懒的眼神看着你,“你到我这里来,怎么睡觉吧?你又不可能回去。”
  你呆住了,随后低头搓着睡裙的带子边边:“我不知道…你,你别离开我就是了…”
  他不怀好意的看着你:“那就按我的来。”说着锁上了门。
  你瞪着他捂着嘴:“你,你要干嘛!”
  他一把把你抱起往床上一丢:“睡觉。”说着脱下了外套跟着上来。
   你又羞又急:“你不要脸!我…我怎么能和你睡!”
  他把你搂过来按着你的头:“那你自己回去,我这就一张床。”
   说着笑着靠着你,语气也是格外的温柔:“放心吧,我不会怎么样你的。”
   你狂跳的心停不下来,只好乖乖被他搂着。
   结果好半天你们俩都没睡着。
  喝多了咖啡吧。
  “丫头。”他说道。
  “嗯。”
   “在你记忆里,有谁这么搂着你睡?”
  你想了想:“奶奶,妈妈…小时候和奶奶过,爸爸去世的早,妈妈那时又很忙,就给我奶奶照顾我…后来奶奶也去世了,妈妈就搂着我睡了,后来…妈妈工作的地方发生爆炸,她也就…出事死了…”说着就哽咽了。
  髭切搂着你更紧了:“丫头不哭。”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很多爱离我而去了,自己只好一个面对一切…但是,为什么我总是很努力的回应生活,它总还是和我过不去啊?”
   “那你就要停下来好好看看自己了。”髭切抚摸着你的头发,“你这人啊,就是急性子,暴脾气,总想着快点走,就没时间反思自己,结果吸取不到教训和经验,就接着碰壁…一而再再而三的,就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
   他感觉到你的目光:“所以说,静下来好好回头看一下自己,总是好的。”
   “髭切…”你哽咽的说不出话,只好贴着他的胸膛。
   “睡觉吧。谢谢你在我抱你上来时没打我。”
  “嗯…”你有点尴尬。
  “还有。”髭切微笑的看着你,“把脸抬起来。”
  “啊?干什么啊?”你抬起头。他静静的端详你很久,看的你脸红的要爆炸时,才把你的头塞回他怀里,轻轻的说道,
  “我终于知道那个本质不爱你的前男友为什么还要和你在一起了。”
   “嗯?”
  他微笑道:“男人总喜欢漂亮的女人。”顿了顿又道,“不过,你确实长得很漂亮呢!差不多…是我几千年来,见过最漂亮的一位…”
   “真,真的吗?”你按捺不住兴奋。
   他憋着笑:“之一。别做梦了。”
   你笑的给了他一脚,他疼的闷哼了一声。
   接着他又说道:“人家山姥切比你漂亮。”
   “切,滚啊你!”

丫头Ⅱ

♚继续继续!

几个月过去了。
  你除了忙着工作, 剩下的时间就是忙着处理自己快要破裂的爱情。
   一天,你看到了厨房的梅子干。趁着烛台切去地里摘菜的功夫想把它够下来。
   你踮着脚,简直是要把身体拉直一般。
    烛台切是个高个子,所以总喜欢放东西在高的地方。
    可是手指要碰到瓶子时,就被一个人拿走了。你吓得惊呼一声,接着双腿一软向后倒去,紧接着结结实实倒在一个人身上。
   该不会是…烛台切吧…完了…你吓得闭上眼睛不动了。
   “你干嘛啊你,丫头?”
   原来是髭切。你睁开眼睛,看到髭切放大版的脸庞在你头边边,他依然用懒懒的腔调和懒懒的眼光看着你,一手搂着你,另一只手握着梅子干的瓶瓶。
   你想要站起来,可这个人紧紧搂着你。你气的掰着他的手,可一看见掰不动,气的回过身举起巴掌拍着他的肩膀:“滚蛋,让我出来!”
   “呵!”他不屑的笑了一声,“偷吃被我抓个正着,还想跑?”接着用了更大的力度把你扳倒在他怀里,你刚想发作,他就拉着你的胳膊钻进了橱柜后面,接着他的手捂着你的嘴,朝你“嘘”了一声。
   你们躲在了橱柜后面,却依稀听见烛台切和歌仙进来的声音。
   “歌仙?这柜子里的梅子干怎么不见了?次郎说要拿来下酒的。”
   “啊?”歌仙上前看了看,“怎么不见了?我明明放在这里的。”
  “有人偷吃?!”
  “老鼠吧。你别乱瞎猜。”
   接着髭切捂着嘴指着你不让自己笑出声。你瞪了他一眼,接着狠狠踩了他一脚。
   等着他们走了之后,髭切笑的前俯后仰,肋骨差点没断,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老鼠…哈哈哈哈…你就是那个…那个老鼠…”
  你大吼:“你滚啊,滚开!”接着捂着耳朵,“笑的那么难听,和鹦鹉一样!”
   他笑的举着瓶瓶:“你说我什么?”
  “你想干嘛?”你翻了个白眼。
  “哼,你再说一遍,我就告诉他们,”髭切说完朝你眨眨眼睛,“你个大老鼠。”拍了拍鞋面,“把我的鞋子也踩脏了。”
   “髭切,我警告你!”你凶巴巴的指着他,“今天的事…不准说…”
  他倒是无所谓的打开瓶盖拿一个梅子干丢到嘴里,你冲上去抢回来:“你还吃!我都没吃!”
   “哦呀哦呀?我帮你藏起来你还不给我吃?”
   “你滚啊,我和你交流不来!”你抱着瓶子,又挣扎着想放回去,结果又被这人抢过来稳稳的放上去。
   髭切拍拍手:“丫头,你还真矮。”接着靠着门又说,“想偷吃,身高不够…偷吃想收拾作案现场,身高不够还是要砸锅,啧啧啧…”
   你举着拳头刚想砸过去,就看见膝丸站在门口举着你的手机:“主人,有人找。”说罢两撮呆毛晃了晃。
   “谁?”
  膝丸脸色不太好:“您的…男朋友…”说完朝着髭切扑过去,“兄长,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髭切看着你默默拿着手机出了门口的背影:“嘘,有事情发生了。”

  “木易,分手吧。”男朋友冷冷的说道。
  你悲哀的笑了一声:“为什么?”
  “我们不合适,我压根没有真正喜欢过你。”
   “可你和我在一起时是怎么和我说的!”你气的大吼,泪水就“刷”的流出来,“你说你是真心喜欢我的!”
   “是吗?”男友冷笑一声,“我真心喜欢的是你的相貌,从没觉得你人有多么要我喜欢。阿丽还在找我,挂了,以后不要打这个电话给我。”
   接着你就只听见电话嘟嘟声。
   没分手之前就找好了新欢?
   真心对待居然是这样的回报。
  你抬着头任凭泪水直流。不知过了多久,膝丸走上来拍拍你的肩膀,满眼的心疼,“主人…分手了算了…你还会再有好的…”
  你搂着膝丸的肩膀大哭起来。
  “那个…主人…你别…”他的小呆毛又晃起来。
   “让我靠一会…”
  髭切看着你们两个,好长时间没说话。过了一会才懒懒的说道:“失去一个渣男,应该高兴才是,有什么好哭的?”
  “兄长!”膝丸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你面目狼藉的抬起头朝他大吼:“混蛋啊你,我,我都这样了…你居然还…”松开膝丸朝髭切过去上来就是对着他的肩膀一拳,“髭切你个臭不要脸!”
   他站着不动,任凭你巴掌落下。好半天见你筋疲力尽时候一把搂住你,温柔的拍拍你的肩膀:“丫头,打够了吧…别咆哮了,休息一会吧。”
   你接着狠狠拍了他一巴掌,然后累的举不动手臂了,就软软的靠在他身上无助的哭泣:“为什么!为什么啊…”
   “别为什么了!”髭切笑了起来,“你和你时政的BOSS请个假,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散,散心?你挂着泪痕抬起头。
   髭切朝他的弟弟点点头:“也就几天…现世那边叫…叫那啥帮你给你导师请假。”接着摸摸你的头,“丫头,你这几天,就不要和任何人接触了,除了我。好好散散心吧。”
   “我叫膝丸,兄长。”膝丸一脸黑线。
   “我…”你一时语塞,有点小感动。
  你没想到平常混蛋的髭切居然如此贴心。
  “快去收拾东西吧。”他松开你。
  你小跑着向房间跑去,心情忽然感觉好多了。
   主要还是感觉暖暖的,想一个寒冷的人喝上了一碗热汤那样舒心。

丫头Ⅰ

♚嗯………
♚嗯……
♚↑你光嗯什么说啊!
♚如果,你很喜欢髭切哥哥,就把主人公当成你自己来看,好一点。
♚开始。

  你和男友吵完架后,从现世回到了本丸。
  今天课题学习本来被导师骂的半死就很烦,加上男友因为嫌弃自己做饭难吃,又跟着大吵一架…你累了一天简直要疯掉。
   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是黄昏了。天边的火烧云如此的靓丽。
   你低着头往前走着。
   烦都烦死了…你越想越生气,走起的步子也越来越沉重。这时,你“嘭”的撞到一个人身上。
  你想都没想就破口大骂:“你瞎了吗!”
   一抬头,见一个月光色头发的挺帅气的男孩子懒懒的披着一件白军装外套有些吃惊的看着你,但还是抵不住他慵懒的气质的散发。
  一旁还站着自己的近侍,膝丸。
   你和他们两个人就这么看着。
   还是那个月光色的先开口了:“哦呀哦呀?你怎么破口大骂起来了?”
   接着往浴室那头看了一下,望着膝丸:“嗯…那啥…你说过的,这就是我们刀的浴室?”
  你脸简直红完了。
  前几天膝丸和你提过,说,你的专用浴室和他们的浴室灯的线路因为是连在一起的,但是现在其中一个灯坏了,所以两个都坏了,需要修。
  你当时被课题和时政的工作忙的焦头烂额,没有理会膝丸说的。
  现在是…走错了浴室…这黑灯瞎火的…就算是霞光也看不清啊。
  膝丸结结巴巴的说道:“兄长…我叫膝丸…那个,那个是我们…洗澡的地方来着。”
  你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月光色笑眯眯的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哦?丫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到我们这里来了。”
   他把“女孩子”咬的很重。
  你气的抬起头瞪着他,大骂:“滚!老娘就是喜欢去你们那里洗澡!”说着带着一身刚洗过澡的香气从他身边跑过去。
   月光色扭头看了你的背影一眼,笑了起来。
   “兄长…”膝丸拉拉他,“刚刚那个…是主人啊!”
   “主人?”他眯起眼睛伸个懒腰,“也就是个小丫头嘛!”
   “兄长…”
   “行了行了,我进去洗澡了啊!”
   月光色就是膝丸的哥哥,髭切。

   你趴在办公桌上,心里非常想认真的写论文…但是,刚刚的事情一直在眼前像个秋千一样晃啊晃…尤其是…那个月光色头发不怀好意的笑容…
   啊啊啊啊今天怎么这么烦啊!没一天好过的!
   你想着拿起一把裁纸刀,没有把刀片推上去的往自己手腕上划拉。 
   “主——人!”膝丸猛地从房门口冲出来,按着你的手腕,抢过裁纸刀:“您在干什么啊您!您,怎么可以…”
   你看着他急的满脸通红的样子,头上的呆毛摆啊摆,笑着戳戳他的脸:“我没有推刀片出来好不好!瞎操心呢你。”
   “我…总之我不许您这样!”他松开了手,但还是委屈巴巴的看着你。你笑而不语,背过身拿起了笔。
   你没这几个字,小呆毛又道:“主,主人…那个,你的脏衣服忘了拿出来了…我,我帮您拿去洗掉了…”
   你呆在那里,笔掉到了地上。
   脸上瞬间升温。
   “主,主人?”膝丸推推你。你木木的转身,头上冒气的样子把他又吓了一跳。
   半天,你才蠕动着嘴唇:“谢,谢谢你…”
   好尴尬啊!居然…把衣服拉在…还被…
   估计那件肉色大妈颜色款的文胸也被看见了…
   “不是我不是我的其实!”膝丸尬笑的摆摆手,“是…我兄长髭切洗完澡出来塞给我的…”
   你只觉得天在崩地在裂,只觉得地球从此停止运动…
   居然还被…那个家伙看见了!
   什么鬼啊!膝丸是绝对不会再看一眼她的衣服的,闭着眼睛就收拾起来那种…但是…这个鬼万一有什么倾向…看的可不止一两眼了…
   膝丸看着你头上的气体冒得越来越多,简直要着火了一样。他也不便说什么,只好退下:“那,没什么事的话…主人晚安哦!”
   留下你一个人在石化。
  你心里只想,我造了什么孽上天要这么对我…

第二天,
  膝丸出阵去了。你一个人待在书房里整理时政的文件。
   接下来你差点没扑到桌子上。
   是髭切推开了门。
   “哦呀哦呀…丫头,这么早就工作了?”他还是带着你认为不怀好意的笑。
   你差点没把文件夹朝他丢过去:“你就不会说主人两个字吗?没教养啊你!”
   “我没教养?”髭切脸色阴下来,不过还是挂着笑,“你还是主人呢,你更没教养!”
   “滚啊!你怎么不去死!”你瞪着他,“你来干啥!”
   “哦?膝丸说,今天他出阵,叫我照顾你。”
   “你滚啊,谁叫你照顾!还有,这小子什么时候不经过我同意就把位子给你?我有说过给你吗?”
   “哼。”髭切冷哼一声,背过身拉开门把手,但又像想起什么似的侧着脸看着你,露出微笑,“不照顾就不照顾…不过,丫头,你的文胸真丑。”
  说罢调皮的对你吐吐舌头,装着呕吐样走了出去。
  你气的把塑料水杯往他的方向丢过去,红着脸大吼:“髭切你个臭不要脸!你滚啊!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自己怎么会有一把这么不要脸的刀?
   你气的微微喘着粗气。
   不过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侧脸。

(大概晚上接着写,刷题要紧。)

大个子?番 外

♚哈哈哈哈完结了要!
♚在这里再废话一下吧,我还是舍不得太郎哥哥啊哈哈哈(你闭嘴)
♚👏👏👏👏☀🙏

   ☀☀☀☀
  信浓和他们粟田口的兄弟们调打着,被追逐着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忽然猝不及防的撞在一个人身上。他揉巴揉巴眼睛,看到高高的审神者微笑着看着他。
   “啊,大将!”他兴奋的趴到审神者微微隆起的肚子上:“我来听听…哦!他在动呢!”
   审神者笑着揉巴这孩子鲜艳的红头发:“那你猜猜,男孩还是女孩?”
   信浓抬起头一脸认真:“我觉得是女孩子哦!”
   “为什么呢?”
   信浓调皮的吐吐舌头:“我希望做哥哥,有个妹妹的哥哥。所以希望是个女孩。”
   一旁坐着喝茶的三日月和莺丸大笑了起来。

☀☀☀☀
次郎太刀和侄女
   四年后。
  次郎以前只有一个爱好,就是喝酒。现在又多了一个,就是抱着侄女逗她玩。
   为什么这样,还得从这个孩子出生开始。
   孩子出生时,本丸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先是她爸爸太郎,从一接过孩子开始,就抱着她没放下过。不过审神者产后需要恢复,他这个当爸的就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帮审神者吃饭什么的,还要处理工作。
   简直是忙都忙不过来。
   次郎毕竟是心疼他哥的,于是上去和他说:“哥,我来帮你带孩子吧。”
   太郎才依依不舍的把孩子递给他。
  结果完了,次郎一接过孩子,看到孩子甜甜的模样,再也不想放手了。
  瞬间变成宠爱侄女的…狂魔。
  到了什么地步呢?
   除了出阵,几乎到了不放手的地步。畑当番时,都舍不得放下,于是和烛台切说,和他做了一个背篼,把小姑娘背到背上,就这么下地去了…动作看起来…很难受…当明石或者其他人看不下他难受的样子想去接过孩子时,他就瞪着眼睛,
   “干什么啊你,不准帮我!”
   说着抱着孩子像搂着稀世珍宝一样。
   其他人只好一脸尴尬的退下了。
   只有到了那种大太阳地下干活那种天,他担心孩子被晒到,才被逼无奈的把她交给草棚下乘凉的石切丸和笑面。
   碰见次郎,没有任何人保证,有谁做小叔比他做的更好了。
  完全干着当爸的干的事。
  每当审神者去现世处理工作,太郎在本丸处理时政的工作需要送紧急文件给审神者时,太郎就会让他弟弟送过去。
   次郎最开心就这时候。
  他可以抱着孩子去现世,一般去的时候审神者都不在她的出租房里。他就把文件一放,抱着侄女坐公交车去公园。
   坐在公交车上,所有人都被这个小姑娘吸引。
   一些老头老太就七嘴八舌跑过来。
   “这丫头真漂亮!好少见呢。”
   “啧啧啧水灵的很!”
   “年轻人这是你家的闺女?”
   于是,次郎臭屁的一摇头:“不是嘞,是我哥哥的女儿!”
   结果更炸。
   “不是吧,我觉得这闺女超级像你!”
   “你不太可能是她的小叔吧……看着不像啊!”
   次郎的鼻子都要冲破天空了。
  他感觉,这孩子就是他的福星,去哪都有吸引力。
   甜甜的模样更引得他百般宠爱。
  小姑娘除了非凡的可爱,智商也是超高的。
  从几个月大就对某一种东西有着超强的敏感。比如,酒。
   出生开始,最喜欢喝酒的人抱。第一个绝对是爸爸太郎,也没别的,除了她老爹喝酒之外,加上父女天生的情感,就特别喜欢她老爹。其次是小叔次郎,再其次是日本号。
   连审神者都不太愿意…其他人更别说了。
   有一次次郎纯粹为了开个玩笑,就抱着侄女喂了她一小口酒。结果这孩子并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被呛着,反而还细细的抿吧着喝下去。接着冲小叔眨眨眼睛,意思还想喝。
   于是一脸惊愕的次郎接着喂第二口,第三口…到第五口就被审神者看到了。
   结果审神者抢过孩子。
  再结果就不说了,次郎自然被修理了一顿。
  审神者边天马流星拳边咆哮道:
  “我就是不希望她和她爸一样爱喝酒,现在这毛病又被你带出来了!!”
  “你你你…给这么小的孩子喝酒…你这个小叔是怎么当的!”
   于是立马结束了他的带孩子生涯。
   次郎欲哭无泪。
  一岁时,别人的孩子还拿不稳杯子喝牛奶,她就…稳稳的捧着小玻璃杯…喝酒…
   到现在三岁就伶牙俐齿,一屁股坐在次郎怀里捧着玻璃杯一口一口的喝酒。
   喝酒本来就不是这个年纪干的事,小姑娘不仅喝酒,而且喝多少都不会醉。
   和她爸爸一模一样。
   长得也像。和她爸一样有着安静淡泊的眼睛。
   次郎觉得自己的智商都比不过他侄女。
  超级聪明。无法形容的聪明。
   今天次郎又搂着侄女坐在门口。
   次郎:“叫我爸爸好不好?”
   侄女:“不要,我有爸爸,你是小叔。”
   次郎:“可以有两个爸爸的。叫小叔小叔的多累!”
   侄女:“那也不要,你没有我爸爸有安全感。”
   安全感这个词你和谁学的…次郎一脸黑线。
   虽然有时也不爱讲话,但一讲起话来语出惊人…并且…傲娇的性格…
   完全继承了有时傲娇起来的自己。
  小姑娘一杯接一杯的喝。次郎急的大喊:“喂…木子!不能再喝了…要是被你妈妈看见了,我就遭殃了!”
   结果小姑娘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小叔你是心疼你的酒吧!”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次郎黑线x2。
   不过大部分时间她还是喜欢黏着次郎,搂着他的脖子和他玩。
   次郎感觉…这才是辛福来临啊!侄女这个小天使啊!

☀☀☀☀
太郎太刀和女儿
   小姑娘悄咪咪的进了房间,见到太郎在办公桌忙活。她本想学着鹤丸叔叔吓人来着,就绕到爸爸身后,猛地抱住他的腰。
   可爸爸让她有点扫兴,没有被吓着。他只是叹了口气,满眼宠溺的把女儿抱起来放到腿上,捏捏她的脸微笑道:“木子,又学鹤丸叔叔吓人了?”
   女儿“嗯哒哒哒”几声,用小手指卷着太郎两鬓垂下来的长发:“妈妈又去现世了啊?”
   “嗯,晚上才回来呢。”
   “我刚刚看电视,电视上说,爱。”小姑娘一脸认真看着太郎,“爸爸,你爱我和妈妈吗?”
   太郎看着这个绝顶聪明的女儿,笑了起来:“爱啊!”
   说着搂着女儿蹭蹭她的小脸:“我一直都好好爱你和妈妈呢!”
   小姑娘咯咯笑着,亲了她爸爸一口。

★……完结了!谢谢大家支持啦!想看其他文章的,戳我哦!还有,我是无所谓你们转不转载的其实…超级喜欢就转呗!
   喜欢请点个小心心或者赞赞!那我就爱死你了!(ฅ>ω<*ฅ)

大个子?Ⅲ

♠霸气回归
♠继续,憋吵吵!  

  十几天过去了。你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那个芝兰玉树般的男人却是和往常一样,该怎么样照顾你,是怎么样辅助你工作。你趴在办公桌上,盯着他金色的眼睛。
   你整理文件的太郎淡淡的瞟了你一眼:“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你连忙移开视线:“没,没什么…”说着看向窗户外面的星空,脸不禁又烧起来。
   这个木头到底有没有看到我的信!
   还是…被次郎偷看了…没有给他当玩笑一般把信给丢掉了?
    你就这么胡思乱想着。
    心里如小猫抓过一样难受。
    太郎把文件放在桌子上,依旧淡淡的说道:“我去一趟万屋,你早点睡,不要玩手机太晚。”
   你不知哪来的勇气,见到他转过身时拉住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用女孩子特有的撒娇的口吻说道:“我也要去。”
    他看到你像只耍赖的小猫的模样,叹了口气摸着你的头微笑道:“很晚了,你今天又这么累,早点睡吧。”
   “不嘛,”你低下头,依然没有撤回拉着他袖子的手,还左右晃了晃,“我…我有事情问你来着…”
   这个男人爽朗的笑了。
   “好吧。”太郎说道,低下头刮了一下你的鼻尖,“那你明天起晚点,我和烛台切说,叫他晚点给你煮早餐便是。”
  好,好亲昵的动作啊。
  你心里无数小烟花炸开:“嗯哒。”

   一路上一个外人都没有,只有你们两个。还有夜风和路灯。
  说真的去万屋还真有点远。可以让你静静的与他呆在一块。
   他走在前面,你走在后面。路灯把你们俩的影子拉的很长。
   你屏住呼吸,小步小步的跟着他脚步。可是太郎比你高,所以步子也跨的大,你鼓着腮帮怎么追也追不上他。他悄悄的回过头,看到你跟着你撅着小嘴的模样,笑着放慢脚步。
    我一个大个子就不信赶不上你!你想着。       到了一个没有路灯的楼梯口。 你很小心的下着楼梯,但还是踩空了一节楼梯。
    你“哎呦”一声,歪倒在地上。 这时你感觉他的呼吸从前方移到自己耳旁。
  这时夜风吹拂你柔软的长发,你感觉他们时不时吹到那个人的脸上。
    你的意识完全被太郎的手掌控制。他把你轻轻地拉起来。 然后用他的大手稳稳的握住你的小手,一步一步牵着你下了楼梯。
    像走了一辈子一样漫长。
    你的脸划过一颗汗珠。
   忽然很想就这么被牵着走下去。但心里明白他下了楼梯绝对会松开你的手。
    但是这个男人没有。
    你走在后面惊讶的一怔。
    他依然稳稳的拉着你。面容没有一丝改变。
   你们俩拉着手走的样子仿佛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就和恋人一般平常。
    终于到了万屋门口。你狂跳的心脏才逐渐安静下来。 太郎这才松开你的手,安静的眸子对着你:“主人要问什么。”
   重点来了。
    你脸又烧起来,急忙扭过头不去看他:“我…我…”
    你们两个随后安静的面对面站了好久。 太郎笑着从衣服里掏出一个信封来:“你是想问,我怎么还没给你答复吧?”
     这就是你写给他的信封。淡蓝色,上面透着对他的爱恋朝思暮想般的香气。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你忽然冒出了眼泪,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话都有了哭腔:“你…你怎么不给我答复…你要是拒绝也要给个答复给我啊!”
    他看着你要哭出来样子,笑了起来。随后,他一把紧紧的揽住你的腰,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上了你。
   他比你高很多,所以,低下头看上去有点费力。你虽然也是个高个子,但在他面前还是你如同一个娇小的女孩子,需要踮起脚。
   怦然心动的感觉,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过了很久,他才把你放开。这个男人依然安静的看着你,将你的泪珠轻轻拭去,然后,托着你的头放在脖子上,轻轻的靠着你的头,抚摸你的长发。
   “对不起,原来你这么在意。”太郎也是轻轻说道,眸子里全是愧疚,“其实,我一直想找个这样的场合来和你说的…”
   你蹭了蹭他:“笨蛋,你个木头……明明这么多机会…你偏偏要找这样的场合做什么啊…”
   他搂着你更紧了:“我想了想…在这个尘世里,我的伴侣,希望只有你。你,愿意吗?”
   “嗯。”你回答,脸上却洋溢着的笑容满面充分证明你内心的高兴与激动。
  他可以纵容你撒娇,生气,不讲理…也就只有他,值得你去依靠。
   你也只能依靠他,太郎太刀。
   路灯照射着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你们。
   “我去一趟哦,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走。”太郎笑着松开你。
  “嗯。”
   接着他摸着你的头又道:“不要理会陌生人,不要接他给你的东西…”
   你笑着推开他:“你快去快去啦!说这么多…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转过身:“碰见我你和小孩差不多了。”
   “去你的吧,你个大木头!”你笑着对他的背影挥起拳头。
   结果,这个男人玉树临风的样子在遇见万屋的房顶时,荡然无存。
  你见到他“嘭”的狠狠的撞到房顶上。他像个小孩子一样露出委屈与无奈的表情看着房顶。
   你捂着肚子笑了好久。
   唉,大个子还是这点不好啊。

☀☀
  “主!公!”次郎亮闪闪的出现在你的办公桌面前,拿着酒桶晃了晃:“别写了,快来喝一口啦!”
  你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在纸上划拉:“不喝,度数这么高。”
  “来嘛来嘛…喝一口嘛…”
   “不喝就不喝。”你一脸冷漠。
  他尴尬的站在原地。但随后又一脸邪气的凑过来:“嫂子,喝一口嘛!”
   一句“嫂子”把你的脸催熟了一般,你神经质的站起来。
   次郎一脸得意:“看来我以后还是不叫‘主公’算了!你和我哥在一起那么久了,我怎么喊你主公呢?改口才对了!”
  你使出天马流星拳,对着他疯狂的捶打。
  次郎吐吐舌头,飞快地跑出去。你在后面挥着拳头咆哮:“臭家伙,你你你说什么哪你,给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