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丫头Ⅳ

    “喔,都睡了吗?”
    等你们回来的时候,本丸的空地上已经没有任何人。 只有忘收走的晒豌豆还摆在正中央,几颗豆子被风哗啦啦的吹走。   
   你不禁打个冷战,现在已经要完全进入秋天了。  
     髭切把你的包递给你,依然懒懒的笑道:“要我送你回房间吗?”   
   你一扭头,正好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惊得你马上低下头:“不,不用了…这,这几天谢谢你。”   
   你恨自己该死的失措,只好红着脸低着头看着地面。
    感觉胸口纠结似的好紧。
    心里还是想着他昨晚搂着自己睡觉的事,但是这样被他搂着,当时感到无比的舒心,完全没有了恐惧感…  
   “嗯,那我走了,早点睡吧。”他转过身。         “那个…”你忽然抬起头拉住他的手。
      髭切回过头。  
    你猛地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   
    心里催促自己赶紧放开他,但行动却没改变。    
    “我,我…你也是。”你拉着他红着脸说道。
     髭切微笑的看着你,没有说话。  
     感觉空气都凝固了。他还是没有反应似的看着你,也没有抽掉你拉着他的手。   
    你感觉心跳的都要窒息了,但还是固执的拉着他。   
   他把整个身体转过来,缓缓地上前。
     然后轻轻吻了你的额头。   
    “嗯,晚安。”他松开你的手,回过身大步离开了。  
   你呆呆的站在原地。  
    只想简单的告个别,没想到居然这样子发展了。
   你梦游似的摸摸自己的额头。
    你感觉到你自己露出了微笑。  
   自己…是不是…喜欢他了啊?  



    “我回来了。”髭切推开门。  
    膝丸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口水流了一大片,在微弱的烛光下闪烁着光芒。
      髭切也是第一次见弟弟这样可爱的睡样,看着他小脸鼓鼓的样子,不禁笑出声。  
   “啊啊?兄长?”他睡眼迷离的抬起头,脸上的红印印格外的明显,显然是趴在这里等他哥很久就困的睡着了。
   髭切脱下外套挂在衣架子上:“看你睡的样子。”
    膝丸红着脸拿出纸巾把桌子上的口水擦干净,用袖子蹭蹭脸:“兄长回来也太晚了。”
   “嗯。很晚。”
   “对了…主人…”膝丸也笑起来,“我早就看出兄长带主人出去是为了好好和她在一块独处吧!”
  髭切拍了一下他的头:“这你都知道了。”
   膝丸委屈巴巴的捂住头:“兄长干嘛拍我。”
   “因为你八卦。”
  “什么啊,我这是很了解兄长的表现!”膝丸起身正急的反驳,就被髭切塞了一颗荔枝进了嘴巴里。
   髭切把那盘水果推开,笑眯眯的看着弟弟。
    “兄,兄长…唔…”膝丸含含糊糊的说道,“你,你是不是…喜欢主人啊…”
   髭切背过身拉上窗帘。
   “是不是嘛!”
    “你小子想干啥。”  
  “我…这是关乎到兄长的人生大事…我只想…”
   “你不就是想做媒婆嘛!”髭切笑眯眯的拍着他弟弟的肩膀,转身走到床边。
  “兄长!”膝丸惊喜的欢呼起来。
   “又不是你喜欢,你得瑟个啥。”
  “兄长喜欢我就高兴!”

二十天过去了。 
  “主公,这个送给你!”乱捧着一个玻璃罐。
  你抬起头,看见了满满的的幸运星。
  你愣住了。
  想到当初自己送给前男友的幸运星。自己当时还说,自己的幸运星是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的…
  你不禁湿了眼眶。
  “主,主公…您怎么啦…”乱有点慌乱的上前。
  “没,没什么的…”你含着泪笑的看着乱,“谢谢你乱!我只是…很激动…很漂亮啊这些。”
  你接过幸运星,双手一直在颤抖。看着乱欢快的离开的背影,你脑子里浮现髭切的身影。
  你轻轻的摸着玻璃罐 。
  要把他们从前男友那里拿回来!你一直在想这句话。
  你把幸运星放在桌子上,飞快地跑出去。
  “主,主公?您去哪啊?”正要进来的膝丸捧着一大堆文件惊讶的看着你离去的背影,紧紧的盯着你手里的时间转换器。
   “时间转换器…主人是要去现世吗?不过…好像她今天没有什么紧急的课题要开啊…”膝丸喃喃自语。
  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膝丸惊恐的转头,被他哥哥的脸吓了一大跳:“兄长!你什么时候在我后面!”
  “先别说那么多。”髭切疲惫的笑了笑,“赶紧的,去现世。”
  “这…主人…你是追主人去吗?”
  “嗯,要出事了。”他扔给膝丸一串车钥匙,“你去开我的摩托车来,我在门口等你。”
   “兄长!”膝丸惊喜的握着车钥匙。他老想开哥哥从现世买的新摩托了。
  “就这一次。快去吧。”髭切推着他弟弟。

   你在前男友公司门口固执的拉着他的袖子。
  “你烦不烦!”前男友厌恶的把袖子用力扯开,“都说了不要来烦我了!”
   你绊了一下,但还是上前说道:“你至少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你的是什么东西?”他冷笑一声。
   “那个,幸运星。”你憋着哭腔。
   “呵呵!”他冷笑的向你摊开手,“真不好意思,我烧掉了。”
   “什么…”你含着泪水呆在那里。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我说我烧掉了,你听不懂吗?“他一把推开你。
  你向后倒去。
  这时一只手紧紧的搂住你,把你圈进他的怀里。
   你抬头看到了髭切的脸,他的眼神里满是怒火。
   前男友有些惊愕的看着髭切。
   “那个…主…不,姐姐!”膝丸从摩托车上下来,把时间转换器塞进口袋。
   髭切松开你,脱下衣服披到你身上,温柔的拭去你脸上的泪水:“丫头,先和膝丸回家。”
   “髭切…”你拉住他准备回过身的手,语气里全是哭腔。
   “听话,回去,这里我来负责。”他笑的转身。
  膝丸上来拉着你。
  你才恋恋不舍的被膝丸拉着离开。
   围观的人窃窃私语。
   “哼,你是谁?”前男友冷着脸。
  髭切不屑的冷笑起来:“哦呀哦呀,这样对前女友真的好吗…真是的,长的一表人才,骨子里原来是个令人作呕的废材。”
   说着扳着手指,狠狠朝前男友脸上给了一拳头。
  “你管我是谁,我只管我的人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街上顿时尖叫一片。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