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丫头Ⅲ

  髭切带着你出去了。
  一路上你还是很开心的,也逐渐从分手的痛苦中走出来。
  “髭切,那像什么?”你边走边拉着他指着一块山石说道。
   “不知道,像你吧。”髭切憋着笑,“特别像只大老鼠。”
   “你滚!”你给了他肩膀一巴掌。
   他笑的握着你的手放下:“女孩子不要老是滚啊滚的,多难听。”
   你白了他一眼:“你管我。”
   “是是是,我不管你。反正你也犯不着嫁出去。”髭切懒洋洋的说道,向着前方看去。
   “你少诅咒我…我…”说道痛楚,你不禁低下头想哭出来,“连男朋友都守不住…也是…”
   他停下来蹲下,像看小孩一样看着你,笑道:“我的意思是,你不用为嫁不出去犯愁了…好喽好喽不哭了啊…”
   你扭过脸去:“什,什么意思…”
   他站起身拉起你的手:“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好了好了,我们去前面的小坡上吹风去吧,热死了。”
    你愣在那里,任凭髭切拉着你向前走去。
   你觉得你刚刚听错了。
   髭切这家伙,是不是说了…嫁不出去找他…的话?还有,就这么拉着自己的手…
   你红着脸扭过头。
   感觉看到他忽然…心跳加速了。

   “给。”髭切给你丢过来一杯咖啡。你伸手接住,心不在焉的打开罐子,眼睛一直盯着他看。
   这家伙,喝个咖啡都可以…很帅…月光色的发色配上他白皙的脸庞,侧脸的英气迎面而来…
   如果他没那么欠揍的话…估计完全是自己喜欢的那种吧…
   他猛地一回头,笑的看着你:“丫头,我可是注意到你一直在看我,是不是啊?”
   你赶紧移开视线,:“才没有,你有什么好看的。”
   “你还骗人,”他特别不要脸的凑上来,“你脸都红完了,和猴子屁股一样。”
   你把他的脸推开:“我在看你后面那个特别漂亮的旅店服务员小姐姐。”
   髭切一回头,看到那个浓妆艳抹的女服务员一脸尴尬的朝你们笑的摆摆手。
   他不屑的靠在你旁边的沙发上,大喝一口:“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一口。”
   “滚!”你推开他,“我上楼了,睡觉吧你。”
  髭切在你身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手里的咖啡都晃出来一大半。

  等你洗个澡出来关上灯了,你才知道世界有多恐怖。
  失去了本丸房间里的小夜灯,感觉和丢了魂一样。
   你感觉毛骨悚然。任何一个影子的晃动,感觉都是…鬼…
  你瞪着眼睛捂着嘴,没让自己吓的哭起来。接着跌跌撞撞的开起门跑了出去,猛地跑向髭切的房间门口。
  你疯狂的敲着门,一边惊恐的往后看,一边捂着嘴。
   “谁啊。”髭切估计还没睡觉,听着声音还是精神的很。
   “是,是我…“你语气里带着哭腔。
   门打开了,月光色毛绒绒的头发露出来。接着髭切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你:“丫头?这么晚了有事吗?”
  你不顾一切的扑上他的肩膀:“我…我怕黑…”
  感觉和这种混蛋说的好像和没穿衣服一样。但你也不管了。
  他愣了一下,拍着你的肩膀:“哦,先进来吧。”
  你们两个简直是抱着进来的。因为你想一直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一直搂着髭切,生怕他会走掉似的。
   髭切见你这样笑道:“喂…还怕黑呢!之前凶我的那股母老虎劲儿去哪了?”
   “闭,闭嘴啦!”你委屈巴巴的说道,眼眶里充满泪水,“我…我没有我房间的小夜灯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髭切松开你用他那慵懒的眼神看着你,“你到我这里来,怎么睡觉吧?你又不可能回去。”
  你呆住了,随后低头搓着睡裙的带子边边:“我不知道…你,你别离开我就是了…”
  他不怀好意的看着你:“那就按我的来。”说着锁上了门。
  你瞪着他捂着嘴:“你,你要干嘛!”
  他一把把你抱起往床上一丢:“睡觉。”说着脱下了外套跟着上来。
   你又羞又急:“你不要脸!我…我怎么能和你睡!”
  他把你搂过来按着你的头:“那你自己回去,我这就一张床。”
   说着笑着靠着你,语气也是格外的温柔:“放心吧,我不会怎么样你的。”
   你狂跳的心停不下来,只好乖乖被他搂着。
   结果好半天你们俩都没睡着。
  喝多了咖啡吧。
  “丫头。”他说道。
  “嗯。”
   “在你记忆里,有谁这么搂着你睡?”
  你想了想:“奶奶,妈妈…小时候和奶奶过,爸爸去世的早,妈妈那时又很忙,就给我奶奶照顾我…后来奶奶也去世了,妈妈就搂着我睡了,后来…妈妈工作的地方发生爆炸,她也就…出事死了…”说着就哽咽了。
  髭切搂着你更紧了:“丫头不哭。”
   “其实,有时候我在想…很多爱离我而去了,自己只好一个面对一切…但是,为什么我总是很努力的回应生活,它总还是和我过不去啊?”
   “那你就要停下来好好看看自己了。”髭切抚摸着你的头发,“你这人啊,就是急性子,暴脾气,总想着快点走,就没时间反思自己,结果吸取不到教训和经验,就接着碰壁…一而再再而三的,就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
   他感觉到你的目光:“所以说,静下来好好回头看一下自己,总是好的。”
   “髭切…”你哽咽的说不出话,只好贴着他的胸膛。
   “睡觉吧。谢谢你在我抱你上来时没打我。”
  “嗯…”你有点尴尬。
  “还有。”髭切微笑的看着你,“把脸抬起来。”
  “啊?干什么啊?”你抬起头。他静静的端详你很久,看的你脸红的要爆炸时,才把你的头塞回他怀里,轻轻的说道,
  “我终于知道那个本质不爱你的前男友为什么还要和你在一起了。”
   “嗯?”
  他微笑道:“男人总喜欢漂亮的女人。”顿了顿又道,“不过,你确实长得很漂亮呢!差不多…是我几千年来,见过最漂亮的一位…”
   “真,真的吗?”你按捺不住兴奋。
   他憋着笑:“之一。别做梦了。”
   你笑的给了他一脚,他疼的闷哼了一声。
   接着他又说道:“人家山姥切比你漂亮。”
   “切,滚啊你!”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