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大个子?Ⅰ

♚首先,我是个女的,不要误会了我的头像(近藤勋老大霸气侧漏)
♚↑这是句废话(此人只是超爱银魂罢了)
♚继关于不动行光的乙女文《Dear》又来一发新作,不过比这篇短。
♚继续继续,(继续听μ’s小姐姐们唱的歌写吧)

♚这次,有关一个,外表严肃但特别温柔的…刀剑男士…

  你是一个审神者。
  清秀的外貌,而且是全刀帐那种,而且特别称职。
   你唯一对自己不满的是,
   自己作为一个女生,居然有174cm。
  感觉自己嫁不出去了,这么大个子,瘦瘦高高的顶着一个大脑袋,显得很不协调似的。
   别提有多羡慕那些娇小的,随便都可以靠在男朋友身上的女孩子…自己永远做不到这一步。
在现世和自己相爱了四年大学时光的前男友在分手时说过你一句想自杀的话。
  “我还是比较喜欢娇小的,你太高了。”
  说着倒追学妹去了。

  “主人,有新的刀剑男士来了。”作为初始刀兼近侍的蜂须贺敲敲门。
   你低头看着文件:“哦,叫他进来。”
    结果新来的一开口,你的笔就滑下去了。
 
   “我是太郎太刀。如你所见,拥有非常人能使用的高大,因此是被供奉的刀。……不过,也曾经有人在实战中使用我。“
   听起来如此温润的声音,实在是令人难以抗拒。再一抬头,看见一个气质如芝兰玉树的高大的男子站在门口。
   淡泊的眸子里透着温柔的气息,俊朗的脸庞,漂亮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你。整个人都是散发着淡然安静的气息。
   这就是传说中的…食草男?
   看上去确实很高…不,是超级高。
  你惊愕的望着他,脸不禁烧起来。
  男子依然是静静的微笑着:“主人怎么了?” 
  “不不不……没什么…” 你赶紧低下头,“我我只是…”说着又猛地抬起头,抽筋似的样子把一旁的蜂须贺吓一跳:“你,你多高啊?”
   “化为人形以后吗?196cm吧。”
   你打心眼里鄙视只有178cm的前男友。
  “那,那你到处转转…你可以让蜂须贺陪你或者…你弟弟次郎…他可是一直盼望着你来的…”你想专注的写着工作报告,可是笔尖总是在颤抖。 
   “主人忙吗?那好吧。”太郎静静的转过身,“蜂须贺先生,你能带我去找我弟弟吗?”
  蜂须贺掩上门。
  你真恨自己的紧张。
说实话,你遇见了一个完全符合自己理想对象的男子。
  太郎太刀,完全符合自己的理想型啊。
  你笑着喝了一口咖啡,不知道是咖啡太热还是怎么的,脸又开始发烫了。

  你去巡视刀剑男士的房间,其目的是为了看看他们的情况。
   “还有一间…”你看向走廊里最后一间房。正准备拉开房门,次郎的酒桶想石块一样滚出来,把你吓一大跳。
   “哈哈哈哈哈…”次郎元气满满的声音传到耳边,“主人又来巡视啦!快来喝一口!”
   你此时已经被吓得摔倒地上。顿时觉得超级丢脸…这么大个子还摔成这样…
  那个温润的声音又响起:“次郎,你看你把主人吓得摔倒了。”接着看见高高大大的太郎从屋里面出来,依旧是那般芝兰玉树的气质。
   你连忙扭过头闭上眼睛。
  这下感觉更丢脸了。
  紧接着整个人被拉起来,均匀的呼吸时不时打到脸上:“你去药研那里拿点纱布来,主人受伤了。”
   然后就这么轻轻的拉进了屋里。你还是闭着眼。
   太郎轻轻撩开你的裙子,细细打量你的伤口,过了一会儿从抽屉里拿出药水抽出棉签,说道:“可能有点疼。”
   你“嗯”了一声。
   涂药的过程你们都没有说话。屋子里特别安静。你清晰的听到他的呼吸,静静的数着他的呼吸次数。
   一,二,三…数到哪了,重来。很是漫长。
   “好了。”太郎说道,接着看到你还是那么神经质的闭着眼睛,忍不住笑道:“应该不疼了吧,你怎么还是这么…紧张?”
   “我…”你睁开眼,正好对上他的眼睛,吓得你往后一挺。他伸手拉住你。
   “主人很容易收惊吓?可是我没干什么…”他太郎看着自己,一脸疑惑。
   被鹤丸训练的惊吓承受能力,在他面前如泡沫被水冲散了般。太郎笑了笑,扭头淡淡的看向门口:“出来,次郎,躲在门后面看什么。”
  次郎摇摇晃晃的捧着绷带进来了,一脸不情愿:“哥哥在这里干着好事呢,我怎么好意思就这么出来。”
   你被口水呛了一下。
  太郎笑着轻轻拍了一下他弟弟:“什么好事…我只是帮她涂药而已。”
   “哼…哥哥看主人的表情比以往更温柔了喂,肯定干了什么好事才这样!”次郎不服气的反驳。
   你只在心里求次郎不要说了,再说你的脸就要爆炸了。
   太郎还是边帮你敷上纱布边淡淡的说道:“你别说了,就属你最八卦了。”
  次郎在一边瞪着你,随后又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一张八卦脸对着你。

  你终于承认你喜欢上了太郎。
  在你询问了蜂须贺的意见后,他同意了把近侍交给太郎。
  虽然很舍不得跟了自己老久的蜂须贺,但他很理解你,同意了之后说道:“主人要加油哦。”
   “嗯…好不过,加油什么…”你有点摸不着头脑。
   “加油把他弄到手。我还要去弟弟那,哎,那个赝品陪着我不甘心。”说着就掩了门。
   弄到手…什,什么啊!等你反应过来挥着拳头要冲出去时,蜂须贺早就走远了。
  你呆呆的站在门口,任凭脸发烧。

   太郎当近侍确实是极好的。
   虽然外表淡泊严肃的样子的,但是骨子里却是十分温柔的那种…到了…连金刚石都可以融化的那种地步。他很是贴心,在你累的时候,会给你端上一杯牛奶;你忙时政的工作时,经常要到很晚,他就在一旁陪着你,直到你结束。偶尔一两次偷偷瞄向他,发现他也淡淡的微笑着看着自己,你就马上移开,疯狂的在纸上写着工作报告。
   有几次,自己睡着了,醒来发现肩上披着一件衣服,的而他歪着脑袋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痴痴的望着他的睡颜,目不斜视。
   还真的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而且,温柔又可靠…
   心里更喜欢他了吧。

  有段时间你生病了。
  为了不让本丸的人为你操心,你决定以现世的工作要出差为理由,在现世修养几天。
  现世的朋友说来照顾你,你也拒绝了。
   你就是不想也不喜欢麻烦别人。
  可是发烧发的更加厉害了。每次从医院打完吊针后,都是一副虚脱的样子。 
   有一天晚上你难受的连路都走不好了。就这么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
  心里疯狂的想着本丸的他。
  要是他在就好了。
   你把身体翻回来正准备睡觉时,忽然听见了朝思暮想的声音。
   “你为什么生病了不和我们说一声?”
  你猛地睁开眼,见到那个芝兰玉树的男人站在你床边。
   你使劲揉巴眼睛,确实是他,太郎太刀。
  你很惊讶:“太郎……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来到现世的…”
  你看到了这个男人安静的眸子里的焦虑。心里一疼。
  他摸摸你的额头,起身去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把手里的毛巾浸湿敷在你头上:“等下给你解释好不好,你…你应该给我们说的,自己扛怎么得了…我就知道你忽然这么一走肯定是出事,果然…”
   你不知为何眼泪冒出来:“我…我不想让你们担心…”
   他叹了口气,眼神里满是宠溺:“再怎么样,也要告诉我。最近也没什么战事,我可以陪你到现世来,别人不会知道。”说罢轻轻擦掉你滴下来的泪水。
   你再也忍不住了,扑到他肩上搂着他的肩膀小声抽噎:“对…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太郎也搂着你的肩膀,像哄着孩子一样拍着你:“不哭啦,现在养病要紧…我就姑且陪你几天吧。”
   你那时终于承认,没有谁比他更温柔了。
   你也觉得,在他身边,只有依赖。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