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Dear完结篇Ⅰ

♚我好饿…
♚可是要完结了
   (在这里偷偷吃一口泡面)
♚有点长,我还是分开写吧


  又是一年樱花开放的时节。
  伸伸手就是满手的樱花瓣,淡淡的粉,盛着娇柔的光泽,但是落在土里,会烂掉,也就永远的逝去光泽了。
   诗彦的病情也是越来越严重了,像伸到空中接花瓣的手一样,越积越多,越发严重。
   她现在完全是强撑着身子出了房间,虚弱的样子仿佛觉得随时倒下起不来的那种。

  “小黑,你还是那么爱吃胡萝卜…咳咳咳…”诗彦一边抚摸着马儿,一边猛烈的咳嗽。一旁的马儿像是知道她的难受似的,用嘴蹭蹭她的脸,表示安慰。
   诗彦虚弱的笑着拍拍它的头,把脑袋靠在马头上,喃喃道:“好累…小黑,借我靠一会…”
   马儿听话的立直身体,静静的看着她。
   不动从马棚里出来,见到单薄虚弱的小人儿背对着他,整个人的背影像是被击垮了一样。
   长谷部叹气一声,推了一下满眼都是痛楚的不动:“站着干嘛,快过去扶着人家。”
   不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现到她面前的。诗彦缓缓睁开眼,见到男孩子一脸担忧的望着她,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痛楚凝结的血丝,干瘪的嘴唇才蠕动开来:“不动…我…我等你好久了…咳咳咳…”说着上前轻轻抚摸他的面颊,“你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傻子…”
   不动像搂着绝世玉石一样小心翼翼的搂住她的肩膀,声音全在颤抖:“你过来干什么,你都那么虚弱了…你个蠢货,身体这么差就不要老是出来好不好,看的我心烦…”
   “我一醒过来就看不到你,好孤独。”诗彦锤了一下不动的肩膀,“嗯…很快,我就不会让你烦了……”
   “不可以,你闭嘴吧!我就算烦也不许你说这种话,你烦死我也好,吵死我也罢,就是不准提有关死的意思的句子!啰啰嗦嗦的!”不动凶巴巴的说道,眼睛里莫名有了泪花。
    看到她这样子,虚弱的仿佛只剩下躯壳,感觉自己和她隔了一个时空。
   莫名很想搂着她大哭。
   诗彦抬起头:“本来就是,你,你看我这样子,能活多久?”
   “你闭嘴好不好…别说了…”不动拼命吸着鼻子。随后把头抵在女孩子的头发上,“你要是累了,就睡一会,不准说话。”
   诗彦微笑着靠着他的肩膀,闭上眼睛。



   审神者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向办公桌,一旁的茶杯里的水渐出来一大半,反射着幽幽的灯光。
    长谷部叹气了一声,拿起抹布吸干了茶水。一旁坐着的药研低下头,没有出声。
  长谷部最近只是叹气,药研只是低头配药。
   两把刀最近都没怎么说话。
   审神者更是心急如焚,脸上不太表现出来,但心里却一直在憋火气。
   他终于爆发了,砸向桌子:“你再说一遍,药研!”
   药研依然没有抬头,低低的回答道:“恕我无能为力,大将。诗彦我是真的没办法治好。她的日子,已经为数不多了。”
   “好好好,很好!”审神者抬头苦笑道,“为数不多?这孩子的命就该如此?”说着抓起茶杯往地上狠狠一砸,一声巨响,地上一片狼藉。
   审神者砸完后,把桌上文件什么的全部摔到地上,打翻了台灯,狠狠的咒骂自己:“好你个哥哥啊,就是这么带妹妹的…以一个为数不多…”说着又砸碎了什么陶器,“为数不多决定她的结局…你,你个废柴…没良心的…”又噼里啪啦砸坏了窗台的雕塑,疯狂的大吼着。
   长谷部冲上前死死的按住主人握着碎玻璃的手,血液也跟着流淌出来,可他根本不管,闪烁着泪花吼着主人:“主公!!”
   审神者满脸泪痕的回头看着他。
   长谷部大喊道:“主公,你…你以为你这样疯狂的发泄,骂着自己,诗彦见到了就会好起来?她只会伤心,见她最心爱的哥哥这样,她只会难过!”
   审神者放下举起的手臂。
   长谷部的泪水夺眶而出:“不要再这样了…真的…诗彦的结局我们其实都清楚…我们为何要逃避呢,主人?你不明白吗,这样下去我们只剩下懦弱…她明白您的苦心,您尽力了,她不会因为哥哥治不好她而不喜欢哥哥…”说着,拭去了眼泪,“这世上,有些事,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只要尽力了就好…所以,主人…”
    审神者紧紧拥抱着长谷部,大哭起来。一旁泪流满面的药研也上前紧紧拥抱着他们。
   三个男人就这么哭的稀里哗啦。
   外面的雷声滚滚。

   乱急的都要哭出来了,他不停的摸着诗彦的滚烫的额头。一旁的五虎退哭的稀里哗啦,鸣狐在一旁沉默着,拍着五虎退抽抽搭搭的肩。
   药研和不动急急忙忙冲了进来。
   “诗彦!”不动扑到她床前,握住她的手不停的摇着她,可诗彦还是没睁开眼睛。
   “诗彦…从早上开始就发起高烧…主人大人又去了时政…我们给她降温,都没能降下来…”鸣狐脖子上的狐狸沉闷的说完,便不再言语。
   不动感觉到从没有过的害怕…
   万一她醒不过来怎么办…
   不行!她不能…这么离开我!
   “诗彦…诗彦!”不动没有放弃呼唤。终于…诗彦吃力的睁开了眼。
   “不动…大家…”诗彦想坐起来,但是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不动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一滴一滴的滴在诗彦苍白无力的手上。
   诗彦尽全力抬起手,温柔的拭去不动脸上的泪珠,想用嘲笑的语气说话,但说出来还是那么悲凉。
   “傻子…你哭什么…你哭起来的样子,丑的我…都,都说不出话了…”诗彦边说着,一边自己也开始淌着泪。
     “我告诉你…诗彦…不准死…不准离开我们…不准在我眼皮子底下死…”不动拼命的握着她的手,浑身都在颤抖着。
    “好,我不死…我还要继续和你吵架呢…死个鬼…我死了你又该嘲笑我了…”诗彦闭上眼扭过头,“我这辈子遇见你,就要和你没完来着…”说着举起另一只手。
   不动呆住了。
   她一直握着那把短刀。刀柄上的莲花清清楚楚。
    “请你,拿你的,你的刀来好吗…我,我要和你立下武士间的誓言…就,就当我是好了…总之就是立誓言…”诗彦现在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语气短短续续的。
   不动看着那把短刀,又看向诗彦,语气里也是难得的温柔:“好,等我。”
   说着咬咬牙,冲了出去。
   其实一屋子的人都明白,诗彦这是把他支出去。
   诗彦带着天真的微笑的闭上眼睛。手里紧紧握着短刀。最后一滴泪水滴到枕间。
   对不起,不动,我是实在没有办法接受你看着我永远闭上了眼睛的样子,我怕你会永远忘不掉。
   你说过的,不准我死在你面前的,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做到了,因为你走了,没有看到我闭眼的过程。
   不动,我要去那边,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会不会有其它鬼欺负我,没有哥哥和你,我会开心吗?我想找人吵架的时候,也就没人了。我好怕孤独,好怕,但我还是要去面对,很是无奈。
   不动,你一定要强大起来,要是还是好吃懒做的话,我可是要嘲笑你的…
  不动,你到底喜欢过我没有…我知道你的,喜欢对吧,那我走的时候,就安心了。
   四周围着的所有人都泣不成声。
   桌子上的茉莉的最后一片花瓣,悄无声息的落下来,依旧洁白无瑕。

  不动拼命冲上楼。当他看到房间里的人都在哭泣,看着站着一圈的刀们红着的眼眶,在看着…
   看着床上女孩子垂下来的手臂,那把短刀掉落到了床脚。
   他手里的刀摔在地上,嘭的作响。紧接着整个人坐到了地上,木木的看着一切。
   离开了,还是离开了…
   像颗流星陨落般的速度,离开了。
   他感觉到,鼻间的香气,荡然无存。这种心情,和几千年前看到的本能寺之变,一样。

   药研正要上前用被子盖住盖住诗彦的脸时,不动喊住他:“等下!”
   药研停下,看到不动木木的上前,走到诗彦面前俯下了头。
  轻轻的一个吻,吻在了她苍白的唇间。
  接着轻轻的靠着女孩子的尸身,很久。
  所有人没有任何骚动。此刻审神者和长谷部急急忙忙闯了进来,看着这一幕,也没有动静了。
   审神者泪流满面,不忍直视的低下头。

   我确实喜欢你,但,我没有和你说。
   如今想说你也听不到了。
    想让你带我去玩也做不到了。
   一切回忆,都将在这里开始。诗彦,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回忆。
   我也只能回忆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