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Dear

★(写作业写着写着睡着了…)
★(然后梦见了我有了不动)
   估计这是他在催我更新吧…
   算了,我好想对他说,
   “不动你在梦里来我本丸有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真的过来?快回答我!”
   ★废话少说,继续。


  物吉捧着一大堆药进来了。
   小幸运往下拉了拉帽子,一小撮翘毛还是调皮的露了出来。他眨眨眼睛,很有礼貌的敲敲门,问道:“诗彦,你在吗?药我帮你拿过来了。”
   “来了来了…”诗彦从换衣间出来,见到物吉一脸惊喜:“物吉,你来了!快进来坐。”
  物吉和她坐在床边,诗彦把手中的棒棒糖分给他一根,自己也撕开糖纸含到嘴里。
   “上次我送给你的茉莉你种活了吗?”物吉问。
   “不仅活了,还开出好多好多白色的花。”诗彦晃晃腿。物吉笑了笑:“我去把它端过来,我带了营养液来。我给你演示一下怎么用。”
   “啊,谢谢啦。”
   桌上的茉莉在射入的阳光里越发显得繁盛,素雅的如神秘白衣仙子,屋子里的气息都是淡淡的茉莉花香。物吉一边演示,一边和诗彦说笑着,看起来十分暧昧。
   站在门口老久的不动都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他的表情,说不清是什么样的表情,是生气?不是,有什么好生气的。是伤心,也不是。他就这么一直僵硬的站着,看着他们。
    不动心里觉得…好不爽啊。
    看到物吉和那个女孩子一起,看上去如此的融洽,恰好物吉本性温柔和自己容易暴躁的性格完全相反…自己和诗彦老是会吵起来,而他不会…
    他脸都发青了。
    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次郎。

  次郎和太郎的房间里。
   “哈哈哈哈哈,日本号有什么好笑的笑话,讲出来给大家解解闷呗!”次郎猛地灌了一口酒,脸也跟着红起来,然后爽朗的打了个酒嗝,房间里大部分人都笑了起来。
   “好!我就讲一个!从前啊,有根火柴,一天觉得头痒,就挠啊挠,然后把自己烧着了…哈哈哈哈”日本号摇摇晃晃的举起酒杯,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屋子里的醉鬼们全部笑的前后颠倒,屋子里一片狼藉。次郎先是扶着他哥的肩膀笑的眼泪都出来,再是猛地冲上去锤了一下日本号的胸脯:“你,你讲的太搞笑了吧…”
    太郎笑而不语,静静的抿着酒。
    不动从头到尾都没有笑,一个人闷闷的坐在次郎旁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次郎猛地拍了下不动的肩膀,带着被酒精晕眩的眼神看着不动,一脸八卦:“怎么了,和你的小女朋友吵架了?”
   “噗…”不动一口酒全部喷出来,急忙扭过头,脸上顿时红成一片,像绚丽的火烧云。
   次郎一脸无所谓的躺在地板上,一头长发在地上蹭的乱七八糟的:“你害羞个什么,我刚刚去叫你的时候,你站在门口看着你的小女朋友和别人一起说话,你气得脸都青了,绝对是先吵架了,再看到别的人介入,自己气得更厉害了…哈哈哈哈,你还想冲进去找她继续吵架吗…”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才没有呢…”不动一口气把杯子里的酒喝个精光。
   “哎,别赌气嘛…是兄弟就把心里事讲出来…来,喝!”日本号搭着不动的肩膀,又给他盛上一杯。
    不动此时才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他也只好简单的和他们说了一下心事。
   “什么嘛,说白了你就是在吃醋!”次郎又是一脸八卦凑上前,“我们早就看出你喜欢人家诗彦。”
   不动瞪着眼睛,感觉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他还是摆摆手:“没有的事,我只是奉命照顾她而已…”
   日本号把他的手摁下去,粗声大气:“不动啊,你就别狡辩了,不然你生什么气啊,真是的。”
   一屋子的人又大笑起来。不动更加无话可说。
   喜欢她才有这样的感觉?不动摸着自己的胸口,满脑子都是那个女孩子甜美的笑容。
   太可怕了,我没有喜欢她,没有…他在心里一直解释。
   “不动。”一旁的太郎走到他面前坐下,为他端上一小盘凉菜,静静的说道,“明天柳烟街里会很热闹,听说那里是有什么节日来庆祝,你可以带诗彦一起去。”
   “哎?”不动抬起头一脸诧异。
   太郎微笑道:“如果你们之间有误会的话,就一起去散散心,说不定可以解开误会呢。”
   “啊…我也要哥哥带我去。”次郎拉着他哥的袖子,撒娇的语气说道。太郎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明天我们内番,活很多,估计要干到晚上。”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那里的酒好好喝…”次郎打着滚,没过一会,就停下来,睡着了。
   日本号满眼里都是笑意:“你就带她一起去吧,晚上去是最热闹的,不知道明天你们第一部队出不出阵,不过也没事,晚上去最好了。”接着看着不动,叹息一声,“听说诗彦身体越来越差,远远比不上刚来的时候,你…你要抓住机会好好和她呆在一起…不然…到时候…都下不了床…”
   蜻蜓切轻轻拍了下日本号的背,示意不要说下去。
    不动拼命咬住自己的嘴唇。
   诗彦确实…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人现在整个都成了药罐子…
   作为自己现在最在乎的人,趁着她还可以有力气和自己活动时,为什么不带着她去享受美好的时光呢?
   就怕到时躺在床上起都起不来…或者…
   或者永远的离开。
   不动感觉到毛骨悚然。
   “我知道了,”他严肃着脸站起来,“我会带她去的。”

   “真的吗?”诗彦兴奋的拍拍手,一脸天真,“我哥哥同意了吗?”
   “你先把药喝了…”不动皱着眉头指了指碗。“同意了。快点喝吧,就你最磨磨唧唧。”
   诗彦低头喝了一口,立刻被苦的说不上话。随后,才挤眉弄眼的问道:“你…你刚出阵回来,不是很累了吗…那我们…还要去吗…”
   “去去去,你哪那么多废话…”不动装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我不累的,带你去就是了。”
  他背对着她,却还是看到小少女天真的笑容,自己的心也跟着抖了一下。
   这就是所谓美好的人吧。

  傍晚的时候,不动拉着诗彦来到柳烟街。
  这里果然人山人海,每个人都挂着轻松的笑容,携带自己的家人,尽情的玩耍着。
   “不动…”诗彦盯着一旁的烤肉店前挂着一排的烤肉,口水都要就出来了。随后可怜巴巴看着不动,指了指那边,“我想吃那家的烤兔兔…”
   “……”不动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但还是点点头。
   女孩子还吃那么多,就不怕长胖吗?
   算了,这个女人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
   在家天天喝药,也应该吃点好吃的。
   过了一会,不动感觉可怜巴巴的目光又射过来。
   “不动…那家的松树糖好好吃的样子…”
   “……”
   “不动,我要吃那个团子,超辣的那种!你帮我买嘛,那个卖团子的大叔看起来好凶哦…”诗彦拉了拉他的袖子,撒娇道。
   “……”不动朝团子店迈开腿。
  过了好半天,诗彦才捂着肚子心满意足的走在街上。一旁的不动忍无可忍吐槽道:“你哥哥还给我们的钱都差不多被你吃光了!一个女孩子怎么如此爱吃…”接着又憋着笑,“和某种家畜差不多了。”
   “你…”诗彦瞪着他,“你才是猪呢,醉猪!”
   “你还好意思说我?谁吃东西吃那么多,不就是猪吗?有猪喝酒吗?”不动反驳。
  诗彦狠狠的打了他一拳。
   “阿西…什么啊!”不动捂着手臂瞪着她,眼神恨不得把她吃下去,“我说的有错吗…你你你,又把我搞成轻伤,我回去又要去手入室。都怪你!”
   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的,然后互相扭过头哼了一声。
   诗彦见到不动一副生气的样子,倒是扑哧一声的笑了起来,随后一只手牵着不动的小拇指:“好啦好啦,我是猪行了吧…”
   不动低头看着她牵着自己的手。
   又是那种感觉。
   他松开了小拇指,反过来用一整只手握住她的手,语气里还是凶巴巴:“下次再这样,便宜不了你!”脸上却挂着笑。
   小少女也挂着笑。
   走到尽头时,诗彦抬头望了望不远处的小山坡,指指那里:“我们去哪里坐一会吧!”
      “喂!这么晚回去真的好吗…”不动还没说完,就被小姑娘拉着走向了那里。
  两个人坐了下来,都抬头看着满天星辰。
   超美。梦幻的世界一般。不动看向一旁的诗彦,小少女柔顺的发丝被夜风轻轻吹起,顽皮的撩动自己的心跳似的。
   犹如旁边这个人一样顽皮。不动微笑的移开视线。
   很久没有这样安静过自己了。
   碰见一个美好的人,便是如此吧。
  “喂,傻子。”诗彦用胳膊肘碰碰他,“对不起哦…”
   “干嘛说对不起,莫名其妙的。”
   “让你误会了…其实我和物吉…那天…并没有什么的…”
    原来是昨天的事。
  “切!”不动依然是不变的腔调,“你不是和他很合得来呀。干脆让他照顾你算了,省得我天天和你吵架,与其和你吵架,倒不如喝点酒来的愉快。”
   “你这个人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不要,不要,我就想要你来。”
    “切,凭什么…”不动还没说完,就感觉脸庞被软软的东西贴了一下。
   随后,一旁的小少女,挽住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身上,笑着说道,
    “没有凭什么,就凭我喜欢你。”
   然后懒懒的打个哈欠,闭上眼睛!“我好困。这里好凉快,我睡一会再走。”
    “喂…到时候我就把你丢下啵…”不动把话一说出口,莫名感觉心跳加速的比以往都快。
   他木木的看向她。
   她吻了自己。
   并且,说了句,喜欢自己。
   俏皮舒服的香气萦绕在鼻间,他从没有闻过这么好闻得气息。
   他的心静悄悄的,下意识抚摸了一下女孩子的长发。
   心动的感觉啊,令他陶醉。
   星光安静的撒向山坡上的两个人。
   不动感觉心开始柔软起来了。
   忽然只希望,永远这样就好。
   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开始承认…也喜欢上她了呢…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