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nor

加藤将加藤将有泽樟太郎吉沢亮啊
手机坏了
高考后回来。

Dear

(今晚继续,放松下我被地理作业折磨的头脑)
(我讨厌文科生的我)


  “不动,快来!”诗彦举着两只大海蟹,“这两只好大,快来帮我接一下。”
   左手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有着今人发颤的蓝。右边是沙滩,也是一望无际的黄色,上面冲上来的海里的东西如同装饰似的,使整个海滩都是诱惑的气息。
   不动的酒醒了,才发现诗彦在叫他,结果发现海水已经淹没到他的大腿了。他一眼望去诗彦举着大螃蟹,吓了一大跳:“啊…你就这么举着…”
   “怎么了嘛…”诗彦一脸疑惑。
   “不怕他夹到你?或者咬…”
   “少说废话了,帮我接一下。”
   不动却一脸嫌弃的看着螃蟹,好半天才畏畏缩缩的伸出一只手,用食指轻轻拨弄螃蟹:“这家伙长的好恶心哦…比我想象的还恶心…”
   “你没见过啊!”诗彦瞪着他。
   “我又不是什么都见过!”不动反驳。
   “你那个信长公不是什么都见过吗?”
  “他怎么见过一只螃蟹!其实他很忙的!”
   “切!”诗彦嘟着嘴,把两只螃蟹往海里一丢,“不敢拿算了!我找扇贝去。”
   “带我去啊!你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躺着被海水冲走吗?”不动挡在她面前。
   不动高出她一个头,诗彦也只好恼羞成怒的抬起头看着他:“在这里躺着喝你的酒不是很好吗?你不就这么乐意这么悠闲吗?”说着要推开他,“冲走就冲走。”
   “你这个女人…”不动气得一屁股坐下来,“带我走,不然你也别想过去。”
   诗彦觉得她长个十,十一年来都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东西…对,东西!
   她还是妥协了,无奈的抓着不动想把他拉起来:“走吧不动大少爷,我带你走,行了吧?”
   不动嘟着嘴,脸上却泛起了高兴的光,跟着她摇摇晃晃的走着。诗彦见他这个鬼模样,狠狠的吐槽道:“还要依靠一个女的,真是不要脸。”
   “你…”不动气得脸都紫了。
   诗彦懒得理他,蹲在地上拿起一个超大的扇贝,两只手抓着贝壳往外一掰,扇贝粉嫩嫩的肉就漏出来了。
   接着诗彦的举动让不动惊得连酒瓶都掉了。
   诗彦嘴对着贝壳,把里面的肉像喝牛奶一样…喝进去了…
    喝进去了…
   脏不脏啊!不动忍无可忍冲上去把泛着贪婪神色的诗彦手上的另一个贝壳一拳打飞,接着往水里那个可怜的肉体狠狠的踹上几脚。
   “你,你干嘛啊!”诗彦大叫。
   “不准吃,脏死了!”不动满脸通红。
   “为什么啊,那么好吃!”诗彦梗着脖子。
   “你少恶心我了,还好吃!这种东西不能生吃的你知道没有!得病了怎么办?”
   “那也用不着你操心!”
   “总之我就是不准你吃,不准!你不准在我面前生病!”不动大喊。
   一阵沉默。只有潮水的声音哗啦哗啦响。
   诗彦脸红的像朵小玫瑰。
   不动瞪着眼睛捂着嘴巴看着她。
   这下非常尴尬了呢。不动是不是说了什么…
   “我就是不准你在我面前生病!”
   诗彦觉得听起来和…令人脸红的情话一样。她看着不动,清秀的脸,如果没有那些喝多了酒的红,称的上是个挺俊美的男孩子…挺拔的身姿,宽宽的肩膀…一颗小芽突然从心间钻出来,疯狂的生长着,速度快的让她的脸红红的也越来越快。
     她一巴掌打到不动的肩膀上,红着脸背过身,抬起头:“你个傻子…你担心什么…我和我哥从小在海边长大,都是这么过来的…”
   不动也红着脸扭过头,没有出声。
   随后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在沙滩上,再也没有讲话。不动抬头瞅着前面的女孩子,俏丽的背影,随风摇摆的裙摆,轻轻吹起的发丝…
   和海天融合了似的。
   从来没有见到这么美好的人。
   他觉得本能寺燃烧后,世界就是灰暗的,没有美好两个字,过了上千年也是如此。
   除了崇拜的织田信长,和宠爱自己的森兰丸,再没有美好的人。他还是把不说话的刀时,就这么觉得。
   本能寺烧成了灰烬,两个至关重要的人,一个生死不明,一个早已被光秀的部下砍的血肉模糊,他在烈火中痛苦的看着,觉得美好二字已经离自己而去…
    今天碰见了她,美好的感觉才重新回来。
   忽然对她有种特别的感觉。那是那两个人身上没有过的。
   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不,动…”诗彦回头指指天空,“要下雨了。”
   不动才回过神来,一抬头,发现乌云密布。
  接着雨滴,一滴,两滴,像眼泪一样越来越多,他们两个才开始往回跑。
   不动拼命的拉着诗彦跑着,希望下大之前赶紧回去。
   可这时出了意外。
   诗彦浑身湿透了,一只手死死捂住心口,死死拽住不动的手,不停的咳嗽。
   “诗彦…你怎么了…”不动停下来。诗彦捂着嘴不停的咳嗽,说不上话,眼神里全是痛苦,接着更狠的一咳,就闭着眼睛直挺挺的倒在不动肩上。
   诗彦自己都忘了,不应该来海边。泡了这么久的海水,本来就在自己发病的概率上插上一刀。加上没命的跑和铺天盖地的雨水,就活生生的发起病来。
   还忘了自己不是那种适合活蹦乱跳的体质,活生生就是个病秧子体质,就不该玩的那么起劲。
   恰好还瞒着哥哥和长谷部,忘记药研的叮嘱,带着对自己病情一无所知的不动出来…
   诗彦恨死自己了,可是又难受的动不了。不动急的晃着她,发现自己怎么也喊不动她。
   诗彦昏迷过去了。
   不动脱下自己的外套把她紧紧的裹住,拦腰把她抱起来,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的身体,尽量不让诗彦再淋到雨。
   快点回本丸!快点!
   不动脸上全是露珠,发了疯似的往前冲。

   药研为诗彦盖好被子。示意审神者出来一趟。
   “大将,诗彦病情暂时稳定了,不过,要等她醒过来才可以进一步检查。”药研平静的说道。
   审神者拨弄一下汗湿的刘海,眼神里的焦急才渐渐隐去。
   “辛苦你了,药研。”审神者看着里面熟睡的诗彦。
   “没事的,我去配点药来。”药研说着拉着前田和信浓的手,“你们两个,别担心的看啦,帮我去。”
   两个小家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一旁的不动拼命的咬着嘴唇。审神者威严的看着他,说道:“你,出来。”
   过了一会才发问道:“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对不起…”不动低下头,“是我害了她…我…”
   “就这些?”审神者挑起眉毛。
   “不要惩罚她,她已经很虚弱了!”不动抬起头,“主人…如果是为她赔罪…你干脆…把我丢了…”说着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审神者叹息一声。一巴掌拍到不动头上,接着狠狠的揉巴他的头发:“你小子,还挺有责任心的。”
   说着松开手背过身,转头威严的看着他:“好。我罚你。罚你从今天开始,我的妹子就交给你照顾了。”
  不动都忘了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了。只觉得脸都红完了。
   审神者大笑起来:“有必要那么惊讶吗?我又不是鹤丸。”顿了顿说道, “诗彦和你很弄得来,你们性子差不多…看到你这么奋不顾身把她带回来,觉得你很有责任心…我也可以放心了,找到了一个适合的人来照顾她…就是你,不动行光。”
   不动依然没动。
   “我,我说的是外星语吗?”审神者强忍着笑,“听见没有,这是主命!”
   接着回头向前走几步又回头看着不动:“要是她有什么闪失,我拿你问话。我相信你照顾好她的。”
   等审神者走了老远,不动吓得蹲到地上,抱着头。
   你,你在说什么啊!主人…
  不动闭着眼睛。
   过了好久,才听见诗彦在里面虚弱的叫着他的名字。
   不动如梦游一般进来了。见诗彦软软的靠着床头,唇色毫无色彩,整个人虚脱了一般。
   “我叫你你怎么不理我!”诗彦笑着看着他,听起来像是女孩子的撒娇。
   不动坐在床边,也静静的看着他。
   “我刚才听到了我哥说的。”诗彦笑道。
   不动行光红着脸扭过头。半晌,他才轻轻问道,生怕吓坏了女孩子:“那…你愿意吗。”
   “我愿意。”诗彦说道。
    这么快就答应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接着诗彦伸手把不动的头扭回来:“坐近一点。”
   “干,干嘛…”不动又想扭过去,被诗彦定住了。她一把挽起不动的长发,轻轻取下他的发绳,轻轻的说道:“我帮你把头发梳一下,傻子。”
   头发如瀑布似的躺在她的手心。
   不动乖乖的任她摆弄,双手死死抓住床角。
   从来没有认真数过自己的心跳。
   从来没有的感觉。
   很久没有见过的美好的人。
   很久没有这么近的呼吸着美好的人的香气,像茉莉一样的少女体香…
   这些,都是为什么产生呢?

(持续更新中……想看前两章的戳我)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