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小鸟啊南小鸟

有泽樟太郎吉沢亮の迷妹,乙女写手,(但是不写开车倾向的谢谢),喜欢分享与搬运,感兴趣番剧和美妆还有时尚点的穿搭,渴望能被安利好看的美剧和漫画。超爱银魂和小埋,番剧倾向美少女和腐向漫画。

Dear

(学习和写文的纠结中…)


   这个小姑娘来到本丸后,本丸就更加鸡飞狗跳了。审神者为此很是头疼。
    明明把自己的妹妹接过来是因为这里环境非常好,让自己的小妹妹好好养身体…结果,小姑娘倒是到处惹事,还带领一帮本性调皮的粟田口孩子们…
    刚刚还和陆奥守玩枪来着…马上就去把门口的花瓶打个粉碎。
   审神者越想越头疼,用笔杆轻轻敲着脑袋。    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他看向窗外。
    再不好好玩的话…哪天发病了,可能永远玩不了了吧…

    “清光。”诗彦穿着小连衣裙在他面前转了个圈,“这件怎么样?”
   “挺好看的…”清光放下杂志,笑眯眯的走上前,“过来,我帮你把头发梳一梳。”
     诗彦静静的晃着两条白腿,左看看右看看,猛地瞄到清光衣服里的白石头。
    “好了。”
   “这是什么呀?”诗彦一脸邪气的抓着白石头瞅了瞅,“一朵蔷薇啊…刻的好精致…”
   清光愣了几秒,一模衣服,才发现自己的东西不见了。
   原来在她手里!
   清光叹了口气,伸手把它从小姑娘手里拿过来:“你还真…会偷东西…那刻的是我的刀纹。”            诗彦扑上去拽住清光的手:“真好看…我好喜欢…你送给我嘛…”
     “不行!”清光一口回绝了,“那是我的。”           “你不送给我我就告诉安定去,说你欺负我!”诗彦委屈巴巴看着他。
    “安定才不会管我这些呢,不行!”清光一脸冷漠。
   诗彦见说也不行,只好气得双腿一登,两只小手死死拽住清光的耳环,左右晃啊晃:“送给我嘛…”
    “啊啊啊,你别扯别扯!”清光连忙推开她,揉了揉自己的耳垂,无奈的看着这个不讲理的小姑娘,“好…我的,还是不给你,不过……你可以叫这个人帮你做个你自己喜欢的。” “哎?这是有人送你的?”诗彦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握着石刻看了看。
    “去找不动行光,是他做的。”清光卸下耳环。   
   “噗………”诗彦差点没从石凳上倒下去。
     原来是他!那个酒鬼!诗彦闭上眼睛,心里嘀咕着。
    想不到他还有这门手艺。
    “喂,你去不去啊。”清光推推她。诗彦揉了揉被阳光晒的发疼的眼睛,从石凳上蹦下来,笑着回头:“我现在去找他去。”

   在哪啊在哪啊!
   过了好久,诗彦才从本丸最靠近假山边边的房间门口找到了不动行光。
    不动今天也是喝的醉醺醺的,头顶上落着一只蜻蜓。他晃着酒杯,打着酒嗝儿,嘴里不听的唱着什么,一边拍打着膝盖。
   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人中五郎左御座侯…
   看到他那样,诗彦躲在一边差点没笑出声。她也没必要躲着了,大步上前,呼的伸手把不动头顶的蜻蜓赶走,一边笑着看着他:“喂,蜻蜓都到你头上了。”
   不动醉醺醺的本能向诗彦方向扭过头,被一阵少女特殊的芳香弄得酒醒过来。他呆呆的看着诗彦几秒,等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一下被摔下了阶梯。
   眼前的小少女穿着素雅的裙子,柔顺的长发懒懒的披下来,脸上明媚阳光的笑容看的让人心里发颤…
   不动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忙移开视线不去看她。
   诗彦有些疑惑,于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衣服:“喂…”
  不动马上移开身子,想都没想闭着眼睛说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漂亮…”
   “什,什么?”诗彦诧异的问道。
  不动连忙捂住嘴,看着她,半天才放下:“你,怎么又是你…”说着红着脸抓起一旁的酒瓶,又改成愤怒的眼光瞪着诗彦:“你别过来,碰见你我就倒霉…”
   诗彦一听马上就火了,也瞪着他:“我怎么又让你倒霉了?!”
   “反正就是!”不动朝她吐了吐舌头,“我走了,你该干嘛干嘛去!”说着就要抬腿。
   诗彦一把拉住他:“不给走,把话讲清楚!”
   不动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有病啊!”
   “你有药啊!劈头盖脸你就骂人!”
   “放开我,你是流氓吗?”不动拽着衣服,简直是脱着身体往外走。
   诗彦也往反方向拽,就是不让他走。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倒是诗彦先放手,揉平不动的衣服,才缓缓地说道:“其实,我想请你帮个忙来着…”
   “不帮!”不动和清光一样,一口回绝了她。
  这个死酒鬼!诗彦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凭什么帮你?就凭你是主人的妹妹?”不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诗彦感觉身体像点了一把火一样,可是自己又不能发火,只好挂着笑:“就帮我一次嘛…”
   “不行就不行,与其帮你,我还不如喝酒。”他说着一屁股坐下来,喝了一口酒。
   诗彦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悠悠的说道:“我听说,本丸外面有个海来着。”
  旁边的饮酒声立马停了下来。
   诗彦瞅了一眼一旁的酒鬼,继续说道:“那里的海啊,一望无际,每天呢,都冲上来好多好多七彩的贝壳,还有好吃的海鲜…哦,有一次,五虎退他们说去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巨大的贝壳,剖开一看,有颗好大的珍珠!”
   一旁的不动咽了咽口水。
  诗彦无所谓似的回过身,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不动行光,你不帮我就算了吧,我想起今天粟田口的短刀们还说要带我去呢,有什么事,比玩更重要呢?失陪了啊。”
   “等等等等!”不动拉住她的裙子,“我…能带我去吗?”
   诗彦暗地里偷笑。中计了。
  她一脸嫌弃的看着不动,学着他的腔调:“放手,你是流氓吗?”
   “好好好我放手!”不动松开手举到上空,可怜巴巴看着诗彦,“什么忙,我可以帮你。”
   诗彦挂着笑向他探出脑袋:“真的啊?”
   “真,真的…只要你带我…”不动又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道,“我…我…”
   诗彦叹了口气,从身后拿出一把短刀递给他,“清光说你会雕刻,那你能帮我刻一朵莲花么,就在刀柄上。”
    不动接过短刀,拉开刀鞘。
    一把做工绝美的短刀,还是新的。
   唉,比我这个废刀好看多了!他心想着。
   诗彦见他半天没反应,用胳膊肘捅了捅不动:“说话啊,傻了吧。”
    “好…”不动收起短刀,“没想到你的护身刀也是短刀。”
   “怎么了啦…”
    “没,没什么…我想,我是一把无用的短刀,和你这把…不能比…”不动郁闷的喝了口酒。
   诗彦皱起眉头轻轻打了打不动握着酒瓶的手:“不准喝了。谁说你无用了?我哥哥千金都买不来你,你还说自己无用?”
   “我…我……”不动低下头。
   诗彦此时爽朗的笑起来,拉起不动的手:“别老想你的信长公了,走,我带你去玩!”
   不动被这一举动吓得不动了。
   第一次有人这么拉着他…还是个…女孩子…
   他红着脸扭过头,任凭诗彦看着他飞奔。

(持续更新中…想看第一章的或其他文章的戳我。●v●)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