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小鸟啊南小鸟

有泽樟太郎吉沢亮の迷妹,乙女写手,(但是不写开车倾向的谢谢),喜欢分享与搬运,感兴趣番剧和美妆还有时尚点的穿搭,渴望能被安利好看的美剧和漫画。超爱银魂和小埋,番剧倾向美少女和腐向漫画。

Dear

哈哈哈哈(海绵宝宝般的笑声)我又来了!
这次是关于我们的小不动!
不过,后面有点虐(我觉得)
来吧!


  春天来了啊。
  本丸里到处飘着都是粉粉的樱花瓣。
  很是美呢!
   “诗彦!快跟过来,别玩了!”审神者皱着眉头,一脸无奈的看着后面的女孩子。女孩子“嗯呢嗯呢”几声,娇滴滴说道:“不要嘛哥哥!“说着小跑把手心里的满满的樱花瓣捧到审神者面前,“看,我还没拾完呢!”
    “我们等下玩好不好?”审神者移开视线,“哥哥很忙的。要马上找到长谷部把你交给他管才行先。”
    “什么嘛!”女孩子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哥哥要工作马上就去便是,干嘛把我交给别人!”
   “听话,诗彦!”审神者真生气了。
   一旁背着篓子捧着一大堆西红柿的骚速剑远远的看着兄妹俩,心里疑惑的嘀咕:“主人的妹妹?”想着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低头拍裤子上灰的大典太:“那…那是主人的妹妹吗?”
   大典太深沉的看了一眼,又低下头:“不知道,是的吧。”
   唉,还是好阴郁啊!骚速剑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般说道:“好娇小玲珑的小姑娘啊,约莫…十岁出头的样子?”
    “我们还是先走吧…”大典太背起一旁的劳动工具。
    “哦…”骚速剑也移开视线。
  …
   “长谷部,诗彦先交给你了。”审神者语重心长说道。
   “放心,只要是主命,我都可以完成!”长谷部接过诗彦带到身后。
   “只是…这孩子…因为身体问题尽量不要让她乱跑…有劳了!”审神者说着转过身,“我去工作了。”
   “好,到饭点了我会叫您。”
   一旁的诗彦也是鼓着小脸气呼呼的看着长谷部,一路上都没有接他的话茬。
   长谷部明知道小姑娘不想理他,依然强撑的问她话。
   “诗彦,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
   “那…有没有想玩的?”
    “……”诗彦把头扭过去,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等到长谷部问道第九个问题时,猛地一回头,发现小姑娘不见了。
    怎么办!长谷部抱头大叫,主人叫我带好她的!
    “诗彦?诗彦?真是的,到哪里去了!!”长谷部一脸黑线,眼睛里的火焰越来越旺,“等我找到你…我就…”
  我们的诗彦确实偷偷跑了。她和长谷部经过一个小岔道口时,偷偷像只小猫一样从后面溜了出去。
    啊,真舒服啊!她眯起眼睛。一只蝴蝶懒洋洋的从她面前飞过,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她立马瞪大眼睛。
   看我不抓住你!诗彦露出了微笑。
   没想到蝴蝶像是知道有人要抓他似的,越飞越快。诗彦只好跟着小跑起来。
   待到蝴蝶飞到一棵树上的小树洞时,诗彦也“嘿呀嘿呀“爬起树来。眼看自己的蝴蝶正要被自己抓了去时,另一只手一把捏住了它的翅膀。
    诗彦还没反应过来,伸脑袋一看,一个紫外套白T恤衫的长发男孩子正得意洋洋的抓着自己的蝴蝶。
   诗彦张口就大喊:“那是我的!”
   男孩子木木的看向她。半晌,才凝着脸蠕动着嘴唇:“你,你说什么?”
   诗彦从树上跳了下来,瞪着他:“那是我先发现的!”
   “什么嘛!”男孩子生气的把抓着蝴蝶的手缩回去,“明明是我抓到的,自己没实力发现了也没用!”说着拿起旁边像奶瓶一样的酒瓶喝了一口里面白白的液体。
   诗彦见自己气不过也吵不过,只好把目标转移到他手里的酒瓶,顿时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
   “这么大了还拿奶瓶喝奶?”
   “什么啊!!”男孩子生气的脸都红起来,大声的反驳道,“那是酒瓶!里面是酒!“
   说着狠狠的朝诗彦呼出一口气。
   诗彦被熏的七荤八素,连忙捂住鼻子:“好臭…”
   男孩子得意洋洋看着她:“怎么样,怕了吧!作为信长公的刀可是没人不怕我!”
   “切…”诗彦装出一副恶心的样子,“什么东西,不就是个醉鬼嘛!倒在地上睡着的了就可以这么说了?!”
   “你这个…”男孩子刚想反驳,后颈就被人抓住了。随后,长谷部探出干笑着的脸,眼里全是火气。
   “不动…行光…今天好像是你内番吧?”他强憋着怒火。
   “你,你少管我!阿西,放手啦,该死的压切!”不动哇哇大叫。
   长谷部气得大吼,周围的树全部震动中:“你还不去干活,好意思偷懒!”
    “放手啦!”
    长谷部拽着更紧了:“你去不去!”
   不动用力的挣脱长谷部,死死的瞪着他们。
   诗彦扭过头偷笑。
    不动极不情愿的向前跨了几步,看到诗彦,极其不耐烦的把手中的蝴蝶塞到她手里:“给你给你,真是的!嗝…”一边大步离开了。
    诗彦木木的看着手里被揉的七零八落的蝴蝶,一只翅膀可怜兮兮的掉在一边…她忙反应过来,对着不动的背影挥起拳头:“该死的,你看蝴蝶被你搞成这样还给我!”说着也要追上去。
   也是一把被拉回去。
   长谷部瞪着她,脸都气得变形。他气愤的大喊:“你…你哥哥说了要我带好你的…”
   “对,对不起嘛…我不会了…”诗彦委屈的捏起裙边。
   听到这句话长谷部脸色缓和了许多。他拉起诗彦的手:“走吧,先去药研那里给你检查下身体再休息。”
   “哦…”诗彦此时显得格外乖巧。
   长谷部一脸怜惜的看着这个小姑娘。如果没那么体弱多病的话…这个年龄多么适合去跑去玩啊…

(持续更新中…)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