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小鸟啊南小鸟

有泽樟太郎吉沢亮の迷妹,乙女写手,(但是不写开车倾向的谢谢),喜欢分享与搬运,感兴趣番剧和美妆还有时尚点的穿搭,渴望能被安利好看的美剧和漫画。超爱银魂和小埋,番剧倾向美少女和腐向漫画。

嗯…我和伽罗之间的事?

(想看前面更的文的太太戳我哦!(ღˇ◡ˇღ))
高三了要,纯粹赶进度╮(╯_╰)╭


  “药研,小心!”我强撑着用自己的胁差把自己支撑起来,不想看见敌方的弓箭直射药研。
  “嗖——”
   那支箭直插入药研的手臂上。
   “啊……疼…”他握住自己的手臂,颤抖着起身。我拐着胁差一瘸一拐的走向他,掏出御守:“药研,你怎么样了…这个给你!”
   他依然笑着对着我,只是是那种痛入心肠的:“我…我不要…大将安全要紧…”边说着边狠狠的把那只利箭从手臂里抽出来,几滴飞溅的鲜血落在我脸上。
    “药研!你怎么…”我忙着上前护着他的手臂,“这样硬拔很疼的!”
     药研为了掩护我才受了这些伤。
     眼眶一热。一时语塞。
     “药研!”一期在处理好那些敌人之后,见到弟弟受了重伤,眉眼里全是焦急,顾不上己的伤硬是来这里。“危险!一期!”三日月大喊道。
    是大太和薙刀类的敌军。
   一期一下被甩的老远,我则是怔怔的看着狞笑般大太像我和药研走来。
   我看了一眼昏过去的药研,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把御守放在药研手心里,拔出胁差,直勾勾的盯着大太。
    药研已经已经为了我受了重伤,这次就轮到我保护他。我知道自己的实力,也只有豁出老命。
   ……
   过了几分钟,我被击中肩膀,被一下被大太的冲击力摔到树上。
    好痛…咳咳咳咳…吐在手上红红的…五脏六腑像撕裂了一般…
    我滑到地上,感觉像是…疼的连眼睛都不想睁开了…视线越来越模糊…
      隐隐约约听见了伽罗和鹤丸的声音。我心想:“伽罗…救我…”很想发出声音,也张不开嘴。
     痛真是个好东西,使人中了魔法一样。
      “药研,醒醒!!一期!”
    是鹤丸。紧接着三日月发颤的声音:“主人呢?”“刚刚我们三个收拾完大太和薙刀,主人就已经不知去向…”鹤丸语气十分焦急,“伽罗…”
    “我去把她找回来。”那个冷冰冰的声音了说。三日月叹了口气:“就在这附近,估计也受了伤。”
    “嗯,你们在这里照看他两。”
    随后是脚步的声音。我觉得这声音离我越来越近。
   可我疼的动不了,只好不停的流眼泪。
   伽罗,快…我好痛,带我离开这…
   接下来感觉脚步停顿了几秒,然后整个人被拦腰抱了起来。一只手轻轻的抹去我脸上的泪珠,嘴里发出沉重的叹息。
   随后是被那人抱着离开了原地。听到熟悉的呼吸声,我的心放了下来。
    是他。我可以安心休息一下了。
     我感觉我露出了安心的微笑,就这么靠着他睡着了。


满天的星星,又是星空。
我努力睁开眼,却不料看见的是我房间的天花板。
又做梦了。
   “好点了吗,主人?”三日月悠悠的声音响起。我定眼一看,见到黄头巾的老年人休闲的坐在我床边喝着茶,笑眯眯的看着我。
   “三,三日月?你怎么来了……”我向后一缩。他放下茶杯,把我的头摁回枕头上盖好被子:“先不要乱动哦,伤口撕裂了就不好了哈哈。”。


   “我晕了多久?”我虽不方便起身,但还是可以说话了。
    “啊呀,三天了呢。您这一晕,把很多人都吓坏了呢…药研先生听说你是为了保护他,拼死也要救你…哈哈哈哈,最可爱不过太鼓钟和今剑先生了,急的不行,茶饭不思呢!”
    原来大家…都很关心我…
    我忍不住把头撇过去,眼睛里有了泪花。
    三日月很温柔的笑道:“不过,最急的还是大俱利先生。”
    什…什么?
    我一脸惊愕又扭回头。
   三日月见怪不不怪的抿了一口水:“主人不知,大俱利先生在把主人送回来时候,除了吩咐药研配好药,其余的一律自己一个人照顾您。包括,包扎。”
    我看向自己裹满绷带的肩膀,一时说不出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我才轻轻道:“我喝的水,也是他喂我的?”
    “都是他。见您一时半会醒不过来,表面上无动于衷的样子,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内心是十万火急的,于是所有人干找药之类的活…干不了的,帮着他送送水什么的…他好意婉拒了那些想替他想照顾你的刀,从头到尾,几乎是他一个人忙活。”
    我仍然没有说话,拼命的吸鼻子。
   三日月继续说道:“后来,因为战斗本来就负了伤的大俱利先生,根本顾不上修复自己,日日夜夜陪在您身边没合过眼,已经极度疲乏了,迫不得已才找我。主人,其实,你一直对他的冷漠很不满对吗?”
   我闭上眼。满脑子都是这个家伙。
   冷冷冰冰的家伙,居然…是对我最好的那个。
   我是不是…误会他了?
    三日月像把什么都看穿了一样,笑道:“大俱利先生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但,骨子里其实不是真的冷漠,反而很善良呢!喜欢谦让,把好东西都留给需要的刀;喜欢帮忙,每个人都可以找他。不管是战斗还是辅佐您,都是作为不错的一把刀的存在。还很体贴入微,作为近侍,是很优秀的!“
    “我知道。是我错怪他了…我以为,他对我那么冷漠,是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我泣不成声。
   三日月带着招牌的笑摸摸我的头,用纸巾擦干我的眼泪:“误会…总是有的嘛哈哈哈…况且大俱利先生那样确实很容易和别人误会。但是,从今天开始,真正走进他,好吗?”
    好。我在心里默许了。
   这个冷面大魔王,为了我,牺牲一切都可能的臭不要脸的家伙…我还有什么权利继续误会他…
   “那个…主公!”清光敲了敲房门,“吃药了!”
  三日月起身把门打开,笑着回头:“好好吃药吧,我走了,让加州先生喂你啦!”
   “等等!”我叫住他,“为什么他不吃团子补充一下体力!”
   三日月邪魅的笑道:“他说你抠门绝不会让他吃,大不了躺两天。”
    大俱利伽罗!你等着,我,我怎么抠门了!
    一旁的清光扭过头一直憋着笑。


   过了一天,体力全部康复了呢!
   又要干时政的文件…好想和今剑他们出去浪啊…他们今天的去划船嘤嘤嘤…本丸里安静的不像样。
   我撇撇嘴,这还是那个鸡飞狗跳的本丸吗?抛弃主公我一个人…
   其实伽罗也没有去,估计…还没有修复好吧。
   毕竟累了那么多天了。
   本丸里,就我们两个。我点了点笔尖,今一个字也写不进去…老往窗外望。
   是希望他来?
   我正准备重新拿起笔,门口那个熟悉冷不丁的声音又来了。
    “你有那么厉害吗?身体就恢复了?不去休息又在忙工作?!”
   我一惊,连忙起身。看到某人一脸冷酷的站在门口,原本很俊美的脸庞瘦了很多,漂亮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这…这是那个挺好看的冷面的魔王吗?先前那股拽劲儿都去哪了?
   我眼泪如无边无际的洪水一样冒了出来。飞快地扑倒他身上,抚摸他的脸哭道:“大俱利伽罗!你…你干嘛为了我把自己搞那么累?碎了怎么办?没有你我怎么活!你考虑我的感受没有,啊?你个臭不要脸,你知不知道我对你不满吗?你是不是蠢…”然后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叹了口气,用力托着我的头往肩上按,轻轻拍着我的背,脸靠着我的头发说道:“是的,我蠢…我没想到,你会那么伤心…对,对不起…”
   “呜呜呜…你千万不要再把自己弄得那么累了,为你这个臭鱼心疼对的起我自己吗…”我趴在他肩上像个无助的孩子哭着。
    “你,你放心,我不会了…只是”他扭过头,“希望你原谅我伤害你的做法。”
   “哇——我不原谅良心过的去吗?”
     “呼,原谅我就好…”
    趴在他肩上哭了好一会,我忽然一巴掌拍到他肩上:“混蛋!”
    他一脸疑惑:“我又怎么了?”
   “谁叫你给我包扎的!你你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我气急败坏看着他。伽罗腾地转过头,又恢复原来冷冷的腔调:“那里那么平,有什么好看的?”
     “臭不要脸!”我的巴掌如雨点般落下,“你…啊你放开我…!”
     他把头埋到我的脖颈里,轻轻说道:“谁叫你是女主人…我可是没办法…我好累,让我靠一会…”
    “女主人就可以随便看吗?”我质问。
   他把我往床上一丢,自己也跟着上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搂在怀里,像个小孩子靠着我:“闭嘴,我好累,又想睡觉了…”顿了顿又道,“你也睡觉,陪我。啰啰嗦嗦烦死了!”
   呸…臭不要脸……
   不过我还是开心的笑了。
   小孩子气的睡姿…总而言之还是寄托着对主人的依赖…我还以为他不会这么干呢!
   真是个臭鱼…


(完结撒花)
作者:“嗯…结尾真是乙女…不过他们也是单纯的主人与刀剑男士的关系…so,(悄咪咪)不要想多了!
    因为高三原因可能最近一年不会怎么写东西…(万分抱歉)非常感谢支持我喜欢我的文的太太,让我写下去,在这里致敬!
    嗯,大俱利伽罗确实是个很好的刀…很遗憾马上他的国服极化就出了我却不能玩游戏,所以羡慕你们呐…希望他在电脑那个本丸等等我,明年,我一定回来…娶你(极化)…
    所有有欧皇目标的同事们一定要加油!(ง •̀_•́)ง
   祝
      看到这篇文章的太太拥有自己想要的刀!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