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小鸟啊南小鸟

有泽樟太郎吉沢亮の迷妹,乙女写手,(但是不写开车倾向的谢谢),喜欢分享与搬运,感兴趣番剧和美妆还有时尚点的穿搭,渴望能被安利好看的美剧和漫画。超爱银魂和小埋,番剧倾向美少女和腐向漫画。

嗯…我和伽罗之间的事?

(今天继续我的碎碎念)
[请大家多多关照!
(ฅ>ω<*ฅ)
Ⅳ    

    我帮太鼓钟盖好衣服,蹑手蹑脚的从他身边走过。   
    这孩子为了陪我,累的都睡着了,半张着嘴,小脸鼓鼓的,发出轻微的鼾声。
     我微笑着把衣服往他身上拉了拉。    今天手合也累了,又来陪我,嗯…莫名感到一丝感动吧…至少…   
    至少伽罗不会这样做。想到这里,我凝着脸掩上了门,砰砰砰下了楼梯。
       “那,那个…谢谢你伽罗先生…”   
      是五虎退的声音。  
       “那我们先去睡了,晚安!……兼先生!不要在这里睡觉啦!好脏的…啊疼……“是堀川元气的声音,不过听上去被谁打了。    
      紧接着是和泉守慵懒的大声道:“小子,我困的不行了,你还在这里吵我?!看我掐你脸啵…”   
      “总之兼先生不要在这里睡啦…啊疼…”   
       是远征的第三部队回来了。我从墙后面悄悄的伸出脑袋,见到和泉守边打哈欠边掐着堀川的小脸,五虎退站在烛台切旁边不停的搓着手…最好笑的事是…伽罗抱着一堆小老虎,一直小老虎一直在啃他的头发,还有一只用小肉垫揉巴他的脸…我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哈,可以了这个冷面魔王!  
        待他们远征的离开了这里,又听见烛台切唠叨他:“主公是主公,再怎么着也是个女孩子,敏感点,你作为近侍就应该好好和她说话才是…“     
      那人冷着脸摸着小老虎的头,没说话。半晌,才把手中的老虎塞到烛台切手上。  
        “伽罗?”      一阵沉默。烛台切也警觉的看看周围,又问:“怎么了啦…”   
       那家伙一眼就给躲在墙后面的我来个穿心的冷眼,随后冷冷的吐出几个字。  
        “躲在后面偷听很好吗?”     
      我一惊,手腕上的手链啪的飞了出去,掉在伽罗面前。我也只好红着脸出
来,鼓着腮帮瞪着他。     
他也冷冷的瞪着我。    
   呵,索敌真厉害。
    这下烛台切就有点尴尬了,忙忙插在我俩中间:“那个…”
    伽罗看向烛台切:“拜托你了,这些老虎。”
   “那…那我走了?”烛台切一脸尴尬。
    不可以!不可以!我一直用眼神看着烛台切,可…可他还是走掉了…
     完了,这个世界没有爱了…我一脸崩溃。
    伽罗把我的手链捡起来,冷哼一声:“过来。”“啊?干干干嘛…”我惊恐道。
    看见我偷听,吃了我?
    他敢!
     “你过来就是了。”他盯着我,看的我发毛。我没敢过去,谁知道要干嘛!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往他面前一送,我双腿一软跌倒在他半蹲的膝盖上。他轻轻把我扶起来,抓着我的右手,将手链绕在我右手上。
   整个过程我一直闭着眼,不敢感受他的呼吸。
    “好了。”他嫌弃似的丢开我的手。
    手原来是好的啊…
    “真蠢!”伽罗一脸鄙视,“还审神者呢。连隐藏都弄不好。”
     “大俱利伽罗!”我跳起来指着他,“你少来!我蠢,那你是什么?我累死累活你还骂我?”
   他懒得再看我:“我比你聪明。”
    “你个臭不要脸!臭鱼!黑炭…”我搜肠刮肚的把学会骂人的话说出来。
     结果他还是头也不回走道:“闭嘴。”
    “你叫我闭嘴我就闭?呸!”我朝他呸了一声。
    “快跟过来,少来了。”他语气越冷了。回头斜着眼看向我,“不跟上来那你自己回房间,小心本丸的鬼。“
    鬼!我的妈!我…我…我忙着小跑上前拉住他的衣服,小声道:“我,我不要……啊啊啊我要石切丸啊…他就不会这么嫌弃我了…还会祛邪…”一边斜着眼看着他。
    他一把把我抓着他的手掰开:“你找他去,别烦我。”“不不不要…我我一个人…”我低下头。
   “那就安静点跟我走好吗?!”他握住我的手臂,带到旁边,“啰啰嗦嗦烦死了。”
     “什么嘛!!!烛台切唠叨你都不这么说!”
    “……”
     “你别冷着脸不说话,我穿的少别冻着我好不,死基佬!”
    “……”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