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小鸟啊南小鸟

有泽樟太郎吉沢亮の迷妹,乙女写手,(但是不写开车倾向的谢谢),喜欢分享与搬运,感兴趣番剧和美妆还有时尚点的穿搭,渴望能被安利好看的美剧和漫画。超爱银魂和小埋,番剧倾向美少女和腐向漫画。

嗯…我和伽罗的日常…(初次发表,多多关照)


     "终于把功课都做完了!"我一脸轻松的伸了个懒腰,缓缓的从座椅上起身,轻轻敲打着微微泛酸的膝盖。
     对了,今剑他们说我昨天带回去的蛋糕很好吃,今天就当放个轻轻去跑一趟蛋糕店吧!想到这里,我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今剑这群…真是些贪吃的小家伙呢!

“欢迎光临呦!”店主老婆婆笑容可掬的转过身,“呀,又是你呀,姑娘。昨天的好吃吗?”“好吃,弟弟很喜欢呢,阿婆手艺太好了。”我笑着回答道,四周看了看。   
       好干净的店铺。
        “真的吗?”婆婆两眼放光,突然加快脚步,从隔壁小房间推出一个小车,也是亮闪闪的站回我面前。
      我有些诧异:“阿婆,你这是…”“就知道你喜欢,我特地做了一大堆呢!”婆婆华丽的的转了一个圈,“都卖给你!”
       我神情复杂看着这个小车…也好,这样他们都有吃了,只不过,我的钱包…
       莫名心痛。时政又没发工资…
       我只好掏出钱递给她:“谢谢阿婆劳心了,那我都要了。”因为怕他们等的急,我马上推着车就要抬脚,不料,又被拉回去。
      唉… “
      别急嘛姑娘,”阿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蛋糕,“这个送你。”“阿婆?”我接过蛋糕,心里更加疑惑了。
      居然是奶油堆成的猪…粉粉的…
       阿婆你故意的吗?(一脸黑线)只见阿婆又道:“猪是个可爱的动物,自己舍不得吃的话就送给别人吧!也可以带来好运哦!”
      送…送去?我能送给谁呢?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背影。
      “主公大人回来啦!”一抹白色的小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吓得我到退两步。定眼一看,是今剑这孩子。
      我松了口气,把小天使的头搂住使劲揉巴,“以后不准学鹤丸吓人了。”“啊,知道了!”他顽皮的朝我眨巴眨巴眼睛,晃了晃脑袋“欢迎回来哦!”又使劲眨巴眨巴往后看,吃惊的叫到,“啊,蛋糕,蛋糕!”
      接着马上一把松开我,弄得我差点…摔下去…
       真是…如同见到义经公…
       “啊,蛋糕在哪里?”接着乱元气满满的声音响起,身后,一短刀像潮水一样涌来。 “嗯!好吃!”“我还想吃…”“包丁,不准抢我的…啊,你别推我!”…
      我站一旁欣慰的笑了笑。看着这个本丸这么热闹,感觉非常…幸福呢!毕竟,也补了爸妈常年不在家的缺口了。只是…
      “回来了?”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我停止了笑,木木的转头,见大俱利伽罗抱着一摞子衣服仍然冷着脸,用发毛的眼神盯着我。我扭过头低低的答道:“嗯…”
      “回来了就洗澡去,这么晚了。”他哼了一下,“我去晾衣服,别管我。”“嗯…”
      这几天他都是这样…不,一天比一天冷。想到这里,我愤愤的抬头与他对视质问道:“这几天就是这么和我讲话的吗?”
     他却一脸不屑移开视线,大长腿往外一跨,“那又怎么样。”
      “你…”我气的连连跺脚。眼眶里忽然想咬了一口一样疼。
     大俱利伽罗,你个…混蛋!我,我…


    浴室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袅袅蒸汽正不断上升。一颗小泡泡在我眼睛旁飞啊飞,又“啪”的在我脸上炸开。
    我收回了思绪,连忙拨了一下水,都凉了。
   唉…
   都是伽罗这个家伙。
   刚开始选近侍的时候,我看中了他作战时冷静的分析的头脑,和大无畏的战斗力可以使敌方处于下风…可是,这家伙,除了打仗和工作,干什么都是个冷淡的态度。种地,冷着脸;吃饭,冷着脸死活不肯和我们一块吃,;就连看马,马都见他就躲…硬是那种三伏天都可以降成霜冻天那种人。
    就是个…是个铁石心肠般的人!尤其,对我…想到这里,我不停的拨动着水。
   不想身后那个冷不丁的声音又响起:“你没拿衣服,我帮你准备好了。”
   我惊得连忙护住前胸,他怎么来了!
   真,真是个,不要脸的混蛋!我强忍答道:“嗯…谢谢…”
   刚才还觉得凉的水一下子就烧开似的滚烫起来。
    伽罗却仍然没走:“你这是要把自己泡发吗?快点出来,时政那里有文件。”
   “嗯…”我偷偷斜过眼,见那个炭黑的高冷魔王依然抱着手站在那里,目不斜视。
   混蛋!
   结果他更冷的声音传来:“你不会答话吗?”
  这个家伙!我再也忍不了了,气急败坏的问道:“你和主人这样讲话,还看别人洗澡,要点脸可以吗?”说着泪水就啪塔啪塔滴到水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还是不为所动,冷哼一声:“哦,那我走好了。”接着三除两下离开了原地。
    然后又回头道:“马上出来,自己回房间。”
     混蛋,冰块脸,黑人…不要脸…我一边起身一边拭去眼角的泪珠咒骂着。
   估计这辈子都没法让他好好对我了…
    一抬头,星辰漫天。


    “噗!”
    “啊啊啊啊,谁吐口水?”我闭着眼狠狠的擦着脸,等着眼前那个人,居然是鹤丸。
     鹤丸倒是一边斜着眼一边憋着笑看着我狼狈的样子,还乐悠悠来了一句:“主公还真是被吓到了呢。放心我没有吐口水啦!”“噗哈哈哈…”坐在我床边的太鼓钟贞宗却一直捂着肚子大笑不止,“哈哈哈主公…真是让人…发笑…哈哈哈”
      “贞!”我气急败坏的扯住他的耳朵拽道,“你你你不准笑!”
      “哎呦放手啦主公!痛痛痛…光酱!光酱!”这熊孩子呲牙咧嘴的双手不停的摆动,一旁的烛台切一脸无奈的摊开手,好半天才咧着嘴劝道:“那个…贞…主公别太用力了…”
     “啊啊啊啊啊!光酱你不劝她停下来?!你你你们…”他忽然委屈巴巴的看着我们俩,“我,我…我的耳朵掉下来了怎么办啊!”鹤丸叹了口气,笑着掰开我的手:“这样小贞要进手入室喽…”
     我松开了手,却是一巴掌打到鹤丸的胸脯上,狠狠的骂道:“还有你!你们三个一起…”喉咙里像突然梗进去什么东西,眼泪水又像刹不住车一样,又涌了上来。
    你们三个,鹤丸,贞,还有…那个冷面魔王…这几天一直,一直…
    想不下去了。我觉得如果再想我就要哭出来了吧…
    他们也都不闹了,安安静静的看着我渐渐变红的眼眶。很久之后,光酱才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膀,柔声问道:“主公…怎么了…是不是伽罗酱又惹你生气了啊。”
    我在也忍不住了,趴在他的肩上大哭了起来。烛台切一边拍着我一边劝道:“好啦好啦…不哭了呦…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光…光酱…谢谢你…”我抽泣不止。一旁的太鼓钟也凑上来靠着我的脑袋拍着我的脑瓜“主公,来…张嘴…”“吃…吃什么?”我连忙起身,见满脸小阳光的太鼓钟端起一直小猪头:“吃,来。”
    这不是我的蛋糕吗?!被这家伙发现也就算了,还给我…吃猪头…我嘴一歪,眼泪又一滴一滴滴下来…慌着他一口把猪头塞到我嘴巴里…一边还鼓着腮帮吹气,“主公快吃呀,呼…呼…把眼眼泪吹掉…”
   烛台切神色凝重的起身,拉起鹤丸:“走,你帮我先去准备食材,我去找伽罗酱。”鹤丸晃了晃脑袋:“找他问话呐?”“嗯,他对主人太过了。”
    我忙着摆摆手:“不要…啊不要…”接着又被太鼓钟塞了一口进去,一下子噎着说不出话。光酱倒是一脸怜爱看着我:“主公放心。我不可能看着你这么受委屈。”
    “就是就是!”太鼓钟跳起来将他们俩推出门外,“光酱你们快去吧,我来陪主人工作哦!”

(持续更新中…)
   
   

评论(62)

热度(12)